无弹窗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4829章见故人

第4829章见故人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伸手一摘,在那无上之上,在那太初树之巅,摘得一只道冠,此乃是大道之巅也。

    此道冠,垂落着最本源的大道法则,每一道法则都是带着太初之气,犹如是太初之时所蕴养至今。

    大道之冠,承其冠,如掌太初,似乎为这个纪元的主宰,犹如是坐上了纪元皇座一般。

    李七夜从太初树上所取下的太初之冠戴在天古老鬼的头顶上,说道:“一切因果,皆在轮回之中。”

    天古老鬼承其冠,受其因果,向李七夜鞠首,太初之气弥漫于他的周身,太初之光沐浴着他,似乎,在这刹那之间,天古老鬼犹如是是重回那太初之中,似乎,让他看到了纪元的诞生,蕴养万古。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望天地,顾四海,最终徐徐地说道:“天不破,地不倾,此道万古也,愿诸君共携。”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在那星空深处的无上巨头,还是那在厚土最底层,一尊尊无上巨头都鞠首,这才纷纷退隐而去,再也没有声息。

    天古老鬼也是退离而去,归隐于自己的造化之中。

    在“轰”的一声巨响,呆达叫了一声之后,身化星辰,在轰鸣声中,消逝在遥远无比的星辰大海,归于一片寂静之中。

    一时之间,一尊又一尊的无上巨头退隐而去,悄然无声,整个八荒归于平静,清风拂岗,溪水淌石,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

    经历了崩灭之后,八荒的天地,再一次重生,一切冉冉而生,犹如是太初开启,这将会迎来万古盛世。

    此时,无上陛下、七海女武神、澹台若南等等一尊又一尊无上存在落于李七夜身边。

    “少爷——”以关系而论,澹台若南与李七夜最亲,曾是与李七夜共生死,两个人的关系非同小可。

    她也是追随李七夜最久的人,可以说,当今人世间,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有澹台若南这般与李七夜这样的关系了。

    可以说,在千百万年的时光之后,澹台若南还在,李七夜还在,经历了无数生死,彼此还在,这份情感,乃是历久弥坚。

    今日的李七夜,已经是这个纪元的主宰,至高无上,诸天生灵,不论是怎么样的存在,无上陛下、七海女武神、澹台若南等等都好,在纪元主宰,如此至高无上的面前,那都是显得渺小。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李七夜,已经是收敛了气息,归于平凡,站在了澹台若南的面前,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紧紧地抱着澹台若南。

    “终是了却夙愿。”李七夜轻轻地对澹台若南说道。

    澹台若南也不由搂着李七夜,恍然之间,万古也只不过一瞬间罢了,虽然在这千万年间,一切都已经是物是人非,但是,她还在,李七夜也在,而且,在这千百万年间,悬于心头的剑,也落下来了。

    “一切如初,少爷也是。”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

    人世间,已经没有几人能有与李七夜如此般的关系了,澹台若南,乃是与李七夜共生死之人呀。

    “人世呀。”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埋首于她的粉颈。

    而澹台若南也是贴于他的胸膛,一切都宁静,似乎,亘古也只不过是在这一瞬间罢了,人世间的一切美好,也就在这刹那之间。

    人世间的温度,此时此刻,就是最好的诠释,对于李七夜而言,是如此,对于澹台若南而言,也是如此。

    只有彼此之间的温度,这才能让人世间变得更加美好。

    否则,对于他们这样的至高无上存在而言,万古不灭也好,天地永恒也罢,一旦失去了温度,人世间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就没有任何价值。

    只有这样的温度,才能让他们对于这个世间有着更温暖的念想,有着那么不舍的眷恋。

    “万古依在。”最终,李七夜松开澹台若南,轻轻地摩挲着澹台若南那绝世无双的容颜。

    “万古依在。”澹台若南也望着李七夜的双目,彼此之间的目光,映照入了心灵,似乎,在这一刻,人世间就变得永恒。

    最终,一切犹如是落幕一般,七海女武神上前,向李七夜鞠首大拜,李七夜受了她的大礼,摩顶颂道,太初光芒吞吐。

    无上陛下站在了李七夜面前,无上陛下,思夜蝶皇,池小蝶。

    此时,她望着李七夜,一时之间,痴了。

    千百万年了,时间走得很远很远,千百万年的守护,千百万年的等待,今日,再一次相见,一切的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了。

    当年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犹如昨日一般。

    今日,他们都已经是站在巅峰之上,无上存在,再回顾昔日的一幕幕之时,那种青春的无知,那种青春的冲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切都那么的值得人回味,似乎,一切都在昨日。

    昨日,不可留,却又让人那么的回味,让人那么的不舍。

    “道心永恒,你也如是呀。”再一次见池小蝶,一切都已经过眼云烟一般,今日已经不是当年,但是,池小蝶还在,犹如奇迹一般。

    总有一些人,能留得万古,能创造奇迹,往往,创造这样奇迹的人,不是因为最高的天赋,最无双的血统,而是一颗道心,一颗坚定不移的道心。

    池小蝶便是,千万年的等待,千万年的守护,她的道心未曾动摇过。

    “公子更是。”池小蝶轻轻地说道,看着眼前亘古不变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值得,值得她去等待,值得她去守护。

    李七夜轻轻地撩了撩她的秀发,轻风吹过,似乎带着昨日的芬芳,这样的气息,让人回味,让人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青春的时光,总是美好。”李七夜不由感慨。

    池小蝶忍不住握住着李七夜手掌,手掌传来的温度,温暖着她的心房,千百万年之后,再次感受着这温度,犹如世间的最美好,在自己心房之中回荡着。

    池小蝶轻轻地闭着眼睛,把李七夜手掌放于自己胸膛,温暖在心房中弥漫,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似乎,一切如同刚开始一样,人世间,充满着期待,人世间充满了向往。

    只有未来充满期待,才值得人去守护,才值得人去努力。

    当这样的温暖包裹着自己的心房之时,温暖着自己灵魂之时,温暖着自己生命之时,一切都值得。

    有这样的温暖,才有着永远的期待。

    “公子在,我便在。”最终,池小蝶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露出潇脱的笑容,池小蝶看得痴,又如当初一般,当初相见之时,她还是看着这个少年不顺眼,但是,一切都过去,但,又如现在,那么的温暖,让人为之痴迷。

    “会在的。”李七夜轻轻地露出笑容,一切都是那么久远。

    池小蝶轻轻点头,那怕那么一丝的温暖,都抵得过千万年的等待与守护。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在虚空门出来的诸神面前,诸神看着李七夜,今日的李七夜,与昨日的李七夜,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昨日的李七夜,平平无奇,今日的李七夜,也依然是平平无奇。

    但是,他们都已经老了,他们曾经是无知少年,轻狂之辈,也曾是心怀无尽憧憬的小修士,千百万年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了神祇。

    望昨日,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近,好像是刚刚发生不久一般。

    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一个老人身上,这个老人穿着一身灰衣,整个人犹如是石雕一样,简单被勾勒出来,有着浑厚古朴气息。

    “张愚。”李七夜看着这个老人,李七夜笑了笑。

    “大师兄——”这个老人伏拜于地上,向李七夜大拜,老泪纵横,激动无比,千百万年过去,大师兄还记得他,他只不过是洗颜古派的普通弟子,今日能登天,成为一代真神,乃是赐大师兄所赐也。

    “性情中人。”李七夜扶起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师兄——”另一个老人上前,向李七夜大拜,这个老人,沉稳有度,背负神盘,神盘有鱼龙转变,犹如是一代无上古神,让人不由为之惊叹。

    “刀离——”李七夜笑了一下,认出这个已成为真神的老人。

    屈刀离,洗颜古派的弟子,没有想到,今日能再相见。

    “大师兄可认得我。”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神祇凑过脸来,这个老人乃是华贵惊人,一身神气堂皇逼人,有着神皇之气。

    “打蛇棍的滋味还记得不?”李七夜对这个老人不由笑着说道。

    “记得,一直都记得。”这个神皇一般的老人露出怀念的神色,骆峰华,当年被李七夜一顿狠揍的弟子,今日,也是洗颜古派的无双古祖神皇。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目光落在一个老人身上,这个老人已经是垂暮,奄奄一息,全身血气近无。

    见李七夜,深深大拜,訇伏,说道:“大师兄。”

    “看你,活得都比我老了。”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这个老人已近将死。

    “托大师兄鸿福,能活至今日。”屠不语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