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1173章河内讨伐军
    

    义银气得浑身发抖,他早就知道幕府内外的近幾武家靠不住。但他真没想到她们这么无耻,简直没有丝毫底线。

    畠山高政起兵佐幕,出师未捷,是因为游佐信教做贼心虚,攻其不备,这还算说得过去。

    但之后的三渊藤英敷衍了事,明智光秀冷漠无情,其他武家纯粹把这事当笑话看,这就太过分了。

    看得畠山高政兵败凄凉,众姬冷嘲热讽,自私自利的面目毫不遮掩,真是人间百态,令人心寒!

    义银不是替畠山高政悲哀,他是替自己悲哀。想起织田信长来势汹汹,自己却要联合这些墙头草对抗强大的织田信长,心里拔凉。

    今天的畠山高政,会不会是明天的自己?殚精竭虑为幕府作伥,却落得遭人耻笑的悲惨下场。

    义银双眸中燃起熊熊烈火,近幾这扭曲至极的风气,必须纠正过来,就从畠山高政开始!

    他缓缓坐回主位,厉声道。

    “尼子姬,替我,不,我自己亲自来写信。

    我要写信给畠山高政,感谢她为足利将军家所做的一切。

    我要告诉她,她的行为不是不自量力,不是螳臂当车,是忠义,是正道,所有人都应该像她一样。

    三渊藤英,哼哼,我会问问三渊晴员姨母,她这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畠山高政身为河内守护,被南河内守护代游佐信教以下克上,她的女儿竟敢视若无睹?

    如果三渊藤英不能维护幕府秩序,一味尸餐素位,就给我滚蛋!

    还有纪伊守护代铃木重秀,畠山高政身为河内纪伊两国守护,遭奸人暗算。她这个下级属官为什么没有行动?她是干什么吃的!

    平日里一个个人模狗样,关键时刻眼睁睁看着游佐信教的暴行无动于衷,简直可笑!

    若是不愿意为幕府做事,统统滚蛋!一起滚!”

    义银这些天看多了足利义辉旧臣的小心思,细川三渊两家的墙头草,还有幕府那些恶心人的幕臣之举,这次可算找到了一个正常人。

    畠山高政作为唯一一个主动站出来为足利将军家动员,上洛佐幕的地方大名。

    不管她实力有多小,那都是一个态度,一个标杆。更何况,她的家格门第极高,理论上河内纪伊两国的所有武家都是她的麾下。

    这就给了义银一个充足的理由借题发挥,在幕府的游戏规则内杀鸡儆猴,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不管畠山高政是出于什么心思出兵佐幕,她的行为必须赞许,必须嘉奖。

    义银这次是铁了心要扶她起来,南河内游佐信教一定要死!

    不论是攻击佐幕军,还是下克上,游佐信教的行为都说不过去。

    当年她弑杀母亲游佐长教,把黑锅丢给畠山高政,让足利义辉吃了个哑巴亏,蒙混过关。

    这次,她的恶行可是遮掩不过去。义银就是要借她人头一用,威慑幕府内外这些墙头草,让她们做事有点底线。

    铃木重秀虽然不是义银下属,但她在大和之战中被义银折服,又拿到了纪伊国守护代的名分,还是比较珍惜的。

    三渊藤英的北河内之地,就是义银当初打下来的。只是斯波家底太薄,消化不掉,这才送给了世交的三渊家支配。

    她们两个太明白义银的厉害,不敢不听他的训斥。

    义银是地方实力派首领,畠山,细川,三渊三家,理论上都是受他庇护,跟着他混的武家集团。

    三渊藤英胆肥了,敢不听话?信不信三渊晴员自己就会敲破这女儿的脑袋,给义银一个交代?

    铃木重秀的杂贺众是一向宗信徒,与纪伊国内的和歌山真言宗新派势力并不对付,对方下属的根来众也不是吃素的。

    握有纪伊守护代役职的铃木重秀勉强占了上风,她要是敢不听话,义银就敢让畠山高政剥夺她的役职,让她重新当回国众野人。

    还有,石山本愿寺的显如上人在北陆道商路投了不少钱,北陆道的一向宗势力也在北陆道商路中捞好处。

    一向宗和斯波家的商业往来繁茂,下属势力跟着赚了不少钱,铃木重秀的杂贺众就是其中一员。

    名分财源都在义银手里握着,铃木重秀怎么都得掂量一下,惹恼义银的代价,她是否能够承受。

    义银看了眼山中幸盛,说道。

    “山中姬。”

    山中幸盛出列鞠躬。

    “嗨!”

    义银冷冷说道。

    “我有意组建河内讨伐军,你来担任总大将,我会以敕令要求和泉细川家,北河内三渊家,纪伊杂贺众参与征讨游佐信教。

    嗯,再叫上筒井顺庆,她之前不是要保护兴福寺吗?如今南河内动乱,可能波及大和佛国安宁,让长觉法师下法旨,令筒井城出兵。

    尼子姬,山中姬所部关东姬武士团的后勤补给,由你负责。”

    尼子胜久伏地叩首,心中感叹,畠山高政这次是真发达了。

    主君忙着收拾京都的三好家,却下令给细川三渊两家地方实力派,大和佛国尼兵团,纪伊杂贺众,从四面合围南河内之地。

    游佐信教拿什么抵抗?

    主君愿意为了畠山高政大动干戈,政治意图很明显。他事后肯定是要扶持畠山宗家东山再起,这是用千金买马骨,要威慑幕府内外。

    畠山高政赚大了,至少南河内之地一定会重归畠山宗家所有。

    尼子胜久猜的不错,义银心中确是这个打算。

    细川三渊两家这次的投机,让他彻底看透武家无信无义的模样。

    他当初帮了两家那么大一个忙,几乎是重新扶持起即将崩溃的和泉细川家。原以为两家必然知恩图报,结果一看是自己想的太美。

    细川藤孝这家伙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总是在细川三渊两家内部搞事,让两家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即便有细川元常与三渊晴员两位家督坐镇,也已渐渐压不住羽翼丰满的细川藤孝。

    三渊藤英连一个小小的游佐信教都不敢得罪,对畠山高政的求助敷衍了事,实在是令人鄙夷,难堪大用。

    未来的细川三渊两家,一定是细川藤孝当家做主。

    义银搞不懂细川藤孝为什么要搞事,但她正一步步拿稳细川三渊两家的权柄。义银必须准备后手,提防这两家再次在背后捅他一刀。

    幕府地方实力派领袖,是义银在幕府的势力身份。即便细川三渊两家心存不轨,他也不可能与这两家决裂,主动削弱自己的势力。

    怎么应对地方实力派内部的挑战,让义银非常头疼。

    谷<spa>  正在此时,一直被当成招牌吉祥物的畠山高政,她在这次京都事变的表现让义银眼前一亮。

    既然细川三渊两家靠不住,那么就把畠山宗家再扶起来,制衡幕府地方实力派内部的不安分者。

    这次上洛之战,有尾张斯波领的前田利家,近幾斯波领的前田利益,近江藤堂领的藤堂虎高参与。

    斯波家的军势虽然不多,但维持斯波家的体面,已经足够了。

    所以,义银才会把山中幸盛麾下百人规模的关东姬武士团拉出来,另外组建河内讨伐军。

    尼子山中一党,山中幸盛挂帅出征,尼子胜久一定会全力配合,帮她运筹划策。

    尼子胜久经营北大和之地两年,有勇有谋了解内情。有她辅佐,山中幸盛的出征应该会很顺利,帮畠山高政重归南河内之地。

    况且,她身后有义银看着场子。细川三渊两家,筒井顺庆,铃木重秀等各方势力,也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再搞事。

    游佐信教那点势力,根本经不住四面围攻,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但对于义银的安排,尼子胜久有一个疑问,她问道。

    “御台所,和泉细川家,北河内三渊家不需要参与上洛之战吗?”

    上洛之战是幕府再立之前的最后一战,此战军功对于幕府复兴之后的权力排位,非常重要。

    细川三渊两家怎么肯为了畠山高政讨公道,放弃上洛之战的巨大政治收益?

    义银冷笑道。

    “这是细川三渊两家的问题,让她们自己选。

    她们是选择磨磨蹭蹭不肯出力收拾游佐信教,导致错过上洛之战。还是全力攻打,攻陷南河内之后,再参与上洛之战。”

    尼子胜久恍然大悟,主君原来是这个打算。

    细川三渊两家这次是让义银伤透了心,他对这两家的节操已经不抱任何幻想。

    既然要用她们对付游佐信教,自然要保证她们不得不尽心尽力。

    上洛之战的政治收益巨大,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可谁有资格上桌吃饭,就是义银的权力了。

    他是上洛的首义者,身为公认的河内源氏嫡流,足利义辉的未亡人,御剑金印御白旗持有者,义银拥有排排坐吃果果的分配权。

    在观音寺城下,他直面弓矢铁炮不退,把织田信长这个上洛的最强藩主大名也给折服,承认了他的领导权。

    此时此刻,谁有资格参与殴打三好军势这个过街老鼠,义银可以一言而决。

    细川三渊两家再不爽,也得忍着。她们有错在先,义银没有翻脸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如今,义银要求她们先讨伐游佐信教,才能参与上洛之战。

    这是小惩大诫,更是判定细川三渊两家,是否还属于幕府地方实力派这个集团的投名状。

    细川元常与三渊晴员两人,她们敢不听话吗?敢不尽力吗?

    至于铃木重秀与筒井顺庆两人,她们只要脑子没坏,一定会跟着细川三渊两家全力攻打南河内。

    铃木重秀在名分商利两方面,都有求于义银。当年信誓旦旦愿意为幕府效力的话,也是她亲口对义银说的。

    筒井顺庆刚才做错事,义银让兴福寺长觉去命令她出兵,也有警告的意思,看她敢不敢阳奉阴违。

    若是不听话?河内讨伐军打完游佐信教,完全可以直接进入大和国,继续打筒井顺庆。

    筒井顺庆只要不傻,就不会给长觉法师以口实,联合武家掐灭她这个隐患,出战必然会尽心竭力。

    尼子胜久明白了义银的意思,点头说道。

    “希望她们能赶上吧。”

    细川三渊两家若是因为河内讨伐军之事,没能赶上上洛之战,一定会对义银心怀不满。

    不管这是不是她们自己的错,因为义银的决策,让她们利益受损,就会不满。

    这是义银最伤心的地方。

    老子当年帮了你们这么多,关键时刻你们还要当墙头草。老子稍微对你们提点要求,你们利益出现受损就敢冲我龇牙。

    养不熟的白眼狼啊,这世道还讲不讲道理了?

    义银有时候真想学织田信长的做派,去特么的武家规矩,武家传统,全部给我改过来!

    可惜,义银没胆子与全天下武家为敌。自己受一肚子气,还不敢把桌面掀翻。

    他只好耐着性子和这些王八蛋在这个混账的游戏规则内,继续玩下去,真是憋屈至极。

    想到这里,义银不禁有些沮丧,他疲惫说道。

    “河内讨伐军的事,就这么决定了。各方春耕之后必须出战,我会写信警告她们。

    至于上洛之战,没那么快结束。三好家虽然衰败,但毕竟是百万石大名的底子,三好长庆当年攒下的家当还在,是有一战之力的。

    细川三渊两家只要动作够快,应该赶得上洛之战。南河内之地平定后,讨伐军北上摄津国,正好威胁淀川水道。”

    义银也不想和细川三渊两家真的闹翻,这次只是小惩大诫,让她们为自己在南河内的过失,负起责任来。

    他的计算中,上洛之后至少要打到夏初时节。

    河内讨伐军可以作为后续军势,在战役后期威胁淀川,威胁三好家的后路,也算留给细川三渊两家一份功劳。

    这应该没有问题。。吧?

    义银叹了口气,别人都在耍混蛋,只有他好好当个人,真累呀。

    他说道。

    “就这样吧,还有什么事吗?”

    尼子胜久摇头道。

    “其他琐事不值一提,这两年近幾斯波领诸事都有文书入册,之后会呈上请您御览。

    也就这两件大事有些急迫,不得已,只好劳烦主君费心伤神。”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