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道极妖尊 > 第九百一十章 雪山
    “张航,别害怕。出来让本仙子看看,哈哈哈哈哈”

    血夜戏弄的眼神看着张航。

    “女魔头,当初没有一剑劈了你,如今还敢在本座面前大言不惭!”

    张航抬手斩出一道断浪,同时大声喝道。

    “知道你想将我引入极寒之地深处。可是你不知道么?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妄。”

    血夜说话间,所有靠近自己的冰雪全部被湮灭。

    “这女魔头还真够小心的!”

    张航心中暗骂。

    血夜借助血海的力量,此刻的攻击力,已经达到了真魔境界。

    不过血夜毕竟是道体凡胎,速度方面倒是略有加强。不过神魂依旧保持在当初的水平。

    “怎么?敢不敢和我在水晶大陆一战?”

    张航一边炼化魔石,一边催动鱼刺斩出断浪。利用漫天冰雪给血夜造成阻拦。

    “你连若能接下我一掌,我与你去冰神谷戏耍一番也行。”

    血夜一边催动血雾化去冰雪,一边嬉笑的看着张航。

    以血夜此刻的手段,就算张航使出全部底牌,也无法接下一掌。

    至于噬魂,若是近战,或许能一刀斩了血夜。

    可如今根本没法进展。

    只要进入血夜周围的血雾当中,无需血夜动手,那血雾便能将张航碾碎。

    “我现在求饶行不行?”

    见血夜始终不肯对自己下杀手,张航也想拖延到极寒之地深处,在与血夜动手。

    “只要你匍匐在我的脚下。我便暂且收下你这个奴仆。”

    血夜笑盈盈的说道。

    原本张航也没打算投降。

    若不是 自己,滴血宗此刻还是北魔域第一宗。

    自己投降了,岂能有活路。

    “此事容我考虑考虑!”

    “哦?那你打算考虑多久?”

    说这话,血夜身后一道血气爆出。

    顷刻之间,两人原本相距五十多里。瞬间变成了二十多里。

    “快走!”

    张航大喝一声,一把抓起鼠一,施展闪云步朝着极寒之地飞奔而去。

    “想走!”

    血夜轻蔑一笑,周身血气大盛,速度也比之前快了许多。

    眼前血夜开始全力追击,张航亮出血色空明剑,朝着血夜猛的一剑劈出。

    一道血光斩出,破开血雾不过一米距离,紧接着便化为鲜血,融入到血雾当中。

    “哈哈哈,蚍蜉撼树。张航你还真是有趣呢,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空明剑中血液原本就是血夜的手段。

    此刻将原本血液吸收之后,那破裂的血雾马上回复如初。

    倒是因为空明剑血气彻底消失,再次爆发出来吞噬之力。

    这吞噬之力形成一个漩涡。将周围风雪全部吸引过来。使得张航鼠一无法在前行半步。

    血夜实力了得,操控周身血雾朝着张航开始靠近过来。

    只见血夜周身血雾有序靠近,张航心中大惊。

    没想到以空明剑的力量,居然无法撼动血夜。

    “你在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若是等血夜过来,那自己可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哈哈哈,如何不客气?我倒是想瞧瞧?”

    血夜哈哈大笑,同时开始收敛血雾。

    张航暗暗点头,心中一凛。索性将乾坤袋中剩余三柄空明剑一并拿了出来。

    呼,呼——

    四柄空明剑一起爆发吞噬之力。

    方圆二十里内所有风雪全部朝着空明剑聚集过来。

    而身处风暴中心的张航,只听得耳边狂风大作。

    放眼望去,连相距数里的血夜都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我倒是要看看,风暴结束之后,你还有什么手段!”

    血夜阴沉着脸说道。

    若是之前,血夜只是想戏弄张航一番,那么此刻已经动了杀心。

    只不过血夜才出关。

    被暴风雪搅动,此刻体内血海有些不稳。

    所以才没敢继续深入暴风雪中心。

    张航全力催动混沌气护住元神,保持清醒。

    直等的足有半日时间,这时方圆二十里地的冰雪全部被吸收进入了空明剑中。

    这时风暴才减缓下来。

    “走!”

    风暴略一减弱,鼠一化为本体,一口咬住张航朝着极寒之地深处狂奔。

    张航双手早已和四柄空明剑冻结到了一起。

    此刻全身,就算一道微风从身边经过。张航心底都是一颤。

    “小贼!找死!”

    血夜此刻大怒。可体内血海却是翻江倒海。

    此刻若是在要追击,恐怕自己体内血海要爆发出来。

    不过见到张航和鼠一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此刻全靠体力奔跑。血夜心中也没有过分担忧。

    再说张航,阴寒之气进入体内之后,便朝着金丹游走过去。

    张航全身僵硬,已经无法在与金丹联系。

    别说周围阴寒之气,就是鼠一口中吐出的没一口气多带着阴寒之气。

    鼠一与张航的情况相差无几。

    鼠一用尽最后的心神之力化为本体。

    此刻全身僵硬,毫无知觉。鼠一只是在用毅力狂奔。

    两人狂奔足有半日时间,鼠一口中这才略有余温。

    不过这点温度对于张航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而血夜此刻也平复了自己体内血海。

    “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说这话,血夜连连施展血盾,朝着张航追来。

    血盾对于滴血宗修士来说算是绝命的保命手段。

    若非紧要关头绝对不会使用。

    而且使用三次之后,便要耗费自己体内三成气血。到了那时,便无力再战了。

    可血夜体内蕴有血海,别说三次,就是三百次,对于血夜的影响也不算大。

    “门主你怎么样了?”

    长时间奔跑,鼠一体内寒气已经完全驱除。

    可张航却因为阴寒之气与鼠一门牙粘连在了一起。

    “好冷”

    张航心神联系鼠一回到。

    鼠一点点头,从乾坤袋中摄出合欢花和灵石直接吞入腹中,开始炼化。

    这种方法是炼化灵石最快的方法,不过灵石激活后,释放灵气的速度要比炼化的速度快。

    因此,这种方法对于修士本身会造成伤害。

    此刻已经顾及不到其他。

    两人逃出数百里之后,这时鼠一略有回复。

    而就在此刻,血夜也追了上来。

    血夜追上鼠一,二话没说,一道血光斩出。直接斩断前路。

    鼠一没有丝毫犹豫,纵身一跃,直接跳入冰层上面。

    双爪略一发力,脚踏冰层,朝着积雪奔去。

    血夜也是一愣。原本斩断前路,鼠一只要迟疑片刻,自己便追上两人。

    见鼠一遁入雪地当中,血夜继续追击的同时,不断朝着前方冰雪斩出一道道血光。

    鼠一凭借鼠族在地下敏锐的知觉。 每次在血夜攻击落下时候,都能马上知悉。

    鼠一带着张航,一边快速抛开前路。一边查探血夜攻击。

    随着血色红光浸入雪地。 血夜也探查到了鼠一的位置。

    “孽畜!找死!”

    血夜眼中凶光大盛,手中凝聚出来一柄血色宝剑。

    只见剑光乱舞。

    顷刻之间,方圆十几里冰雪全部击飞到空中。

    呼——

    一阵狂风吹过。

    冰层上面只剩下了鼠一和张航两人。

    “看你往那逃!”

    血夜轻喝一声,一道血光朝着鼠一两人便斩了下来。

    眼前前方便到了寒石峰。可惜此刻鼠一已经在也没有余力了。

    脚下一软,鼠一一头栽倒。

    而张航也跌落在了冰面。

    “噬魂!”

    现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噬魂。

    张航心中大喊。

    嗡!

    一声刀鸣噬魂飞出。

    当!

    一声清响,噬魂直接倒飞出去。

    而那血光也斩落在了张航身上。

    只觉得一道暖意,张航低头一看,自己腹部被斩开一寸之深。

    那毒障护甲上面结着白霜,没有丝毫毒气外泄。

    血夜眼神凶戾,慢步朝张航靠近过来。

    “血夜仙子凡是好商议,何必这样打打杀杀。”

    因为刚才的攻击,此刻张航腹部有了暖意。

    原本已经冻结的脏腑,也开始舒缓。

    只需拖延片刻时间,自己便能恢复实力。

    “商议?”

    血夜眼中一道凶光闪过。抬手一指,一道血光飞出,便要将张航拦腰斩断。

    “噬魂!”

    见血夜抬手要攻击,张航急忙召唤似乎。

    噬魂极速返回。

    再次与血夜的攻击撞到一起。

    噬魂刚要被击飞,只见那血光一转,直接将噬魂摄在血光当中。

    “今日就让你死在自己的法宝之下!”

    说话同时,血夜抬手将噬魂摄在手中,跃身便朝张航劈来。

    “破!”

    张航心中大喝一声,可惜心神之力始终无法冲破阻碍。

    就在张航绝望之际,血夜手中噬魂也刺在了张航心口之上。

    可那噬魂在刺入张航体内的一瞬间,刀身化为枝条,在胸骨外侧扩散开来。

    张航心口只是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却没有致命危险。

    “你死不足惜!”

    血夜眼中杀气昂然,一道血气强行打入噬魂当中。

    噬魂周身血光大盛,紧接着将那血气传输到张航体内。

    呼!

    只是一下,张航脏腑当中寒气便被化去大半。

    眼见血夜近在咫尺。张航眼中杀意闪过,运转体内金雷之力,直接将周身寒气全部驱散,手中空明剑朝着血夜便刺了过去。

    血夜刚一感受到张航体内的金雷之力。感觉事情不妙。便想缩回手去。

    可想抽出噬魂的时候,却发展噬魂和张航粘连在了一起。

    略微慢了半步,四柄雪白的空明剑朝着血夜便刺了过来。

    只感觉一道凉意袭来。

    血夜放弃噬魂,以手中血剑护在身前,同时身形后退。

    一道寒气刺出。就见血夜手中血剑一抹暗红闪过。紧接着便回复了之前的鲜红。

    而张航借着金雷之力也将双手与空明剑分离开。

    “死!”

    手腕一转,张航运转体内所有金丹,朝着血夜眉心打出一道混沌劫指。

    之前空明剑造成的暴风雪可是不小。

    此刻张航在反手攻击,血夜这才心存畏惧。

    可刚才张航一击,连空明剑一成的阴寒之力也没使出啦。

    见张航还要反手强攻,血夜周身血雾护身,手中血剑朝着张航便刺了过来。

    轰!

    混沌劫指打入血雾当中,直接将血雾炸出一个缺口。

    血剑剑身一转,马上护在身前。

    张航见状,跃身寒石峰奔去。

    血夜撇了一眼鼠一,正要解决鼠一。这时张航再次一道混沌劫指打来。

    “找死!”

    血夜大怒,朝着张航一道血芒刺出,同时跃身朝张航追来。

    “妖女,受死!”

    张航轻喝一声,再次发出一道混沌劫指,将那血芒击碎。

    知道张航这么做,就是为了救下鼠一。

    血夜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回身朝着鼠一斩出一道血芒,而后继续追击张航。

    “想引开我救那孽畜?它先死,然后便是你!”

    说着话,血夜手中血剑左劈右砍,连连斩出一道道血芒。

    张航也是接连打出一道道混沌劫指。

    连续发出三十多道混沌劫指之后,张航各种金丹已经彻底耗尽。。

    不过这时张航也来到了寒石峰跟前。

    “没想到你还真有些手段。”

    张航发出的混沌劫指能破开自己的血雾。

    血夜心中虽然钦佩。不过血魔宗关系重大,知道此事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我求饶可以么?”

    张航有气无力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

    血夜轻蔑一笑,血剑一道血芒朝着张航劈了下来。

    张航深吸一口气。终归是为自己的不自量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就在张航绝望之际,突然觉得脚下一软。

    紧接着张航便掉入了雪窟当中。

    “鼠二!你怎么在这里?”

    “鱼鹰已经去请人了。我正在神龙城,所以便带人过来了。”

    鼠二一边在冰雪当中疾驰,一边说道。

    “好好好。”张航长呼一口气。拿出灵魔二石开始莲花。

    “妖女,可敢一战?”

    张航遁走,穆殇离出现在寒石峰跟前说道。

    血夜眼中一道杀气闪过,手持血剑便朝穆殇离冲了过来。

    之前追杀众人的血蝠散落出去。

    穆殇离与林剑等人配合,在寒石峰内便袭杀了三十多只。

    而且血夜当初炼化血海,可是因为血海之中的杀气吃尽了苦头。

    见到穆殇离出现,血夜岂能不怒。

    一剑劈出。

    穆殇离轻蔑一笑,转身遁入寒石峰中。

    这寒石峰由千万根石峰组成。

    在这里打斗,人数多,便占有绝对性优势。

    轰!

    一剑劈下。寒石直接被斩出一丈深的一个缺口。

    众人见状,皆是大惊。

    “看你往哪逃!”

    血夜轻喝一声,双翅一振,朝着穆殇离便追了过来。

    而穆殇离左躲右藏。两人一追一逐,血夜虽说身法灵敏。

    可石林当中藏身了数千修士。

    每每要追上穆殇离时候,血夜便被攻击拦下。

    “我让你们应该也跑不了!”

    血夜大怒,手中血剑血芒大盛,一剑挥出,直接将一根石峰顶头斩下。

    紧接着一拳轰出,那顶头便被轰碎。

    可血夜刚示威完,周围马上数十道攻击发出。

    等血夜转过头来。只看到一道影子遁走离开。

    血夜大怒,朝着影子便追了过去。

    可惜所有石峰旁边都藏着修士。

    众人相互配合,只要血夜背对自己,便马上出手攻击。

    面对数千人来回躲藏,血夜没有一点办法。

    “你快去找鼠一,我在这里歇息片刻。”

    见血夜没有追来,张航心里松了口气。

    “门主放心吧。这寒石峰可是个好地方。那血蝠实力够强,可在这寒石峰中。坚持不了多久,便的被咱们给斩了。”

    鼠二笑着说道。

    “嗯好,你快去鼠一。鼠一之前被血夜劈了一剑。”

    “什么!大哥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鼠二心里咯噔一下。

    血蝠的实力便已经够惊人的了,那血夜实力则是比所有血蝠加在一起还要强。

    “不知道,你快去找他!”

    “知道了。”

    不得不说,这鼠二真会寻找地方。

    在这寒风凌厉的寒石峰附近,能找到一个避开阴寒烈风的避风港,却是难得。

    将张航安顿下来之后,鼠二转身遁入冰雪当中。

    张航长呼一口,拿出合欢皮和灵魔二石便开始吐纳。

    吐纳了十几分钟,张航全身不禁一颤。

    就算是上好的避风港,可吐纳吸收的时候,张航还是将不少阴寒之气一并吸收到了体内。

    原本血夜留在张航体内的燥热血液彻底被熄灭。

    “老魔头,早晚要收拾你!”

    若是正常吐纳,不至于将这等量的隐含之气吸收体内。

    可张航如今的金丹出现变异。

    各种力量皆可融入金丹当中,而且这种融入,不是张航自己能控制的。

    此刻就是因为张航没法抵御,才使得周围阴寒之气全部朝着张航聚拢过来。

    “罢了,回头在找老魔算账!”

    此刻也是说这些的时候。

    趁着身体还没被冻僵,张航运转气息,将灵魔二气和阴寒之气吸收进到金丹当中。

    果然阴寒之气进入金丹之后,便与当初的毒障一样,消失无踪。

    接着张航继续炼化。

    持续炼化了五日时间。只听得轰的一声,张航背后石峰开始剧烈震动。

    放出神识查看,张航顿时大惊。

    只见一块巨大的山石,正朝自己砸落下来。

    来不及多想,张航施展闪云步直接直接从雪地遁出。

    “张航?”

    血夜也是一惊,随即眼中一道狠厉闪过。

    “血夜!今日不死!来人一定要斩了你,还要灭了你蝠人一族!把你们全炖了汤!”

    眼见血夜攻击不断。

    张航一边夺路狂奔,一边破口大骂。

    “小畜生!我看你这次往那逃!”

    血夜震动双翅,和张航来回穿梭石峰当中。任凭其他人如何攻击,血夜都是不为所动。

    “张门主,你坚持住!大家一起出手,斩了这魔头!”

    林剑大声喝道。

    这种不用担心被攻击,还能强攻血夜的好事,一声召唤,众人纷纷加入。

    而张航也是绕着众人,在石峰中来回穿梭。

    血夜虽有血雾护持,不过随着攻击越来越多,加上张航身法灵巧。实在太难得手。

    又追杀了张航两圈之后,血夜突然身形一转,周身血雾大涨。

    “小心!”

    林剑顿感不妙,施展身法马上逃离。

    话音刚落,血夜便扑到了众人身前。

    被血雾笼罩的数十修士,立时无法动弹。

    紧接着血夜手中血剑横扫。

    有仙宝护身的修士被直接击飞出去。

    没有仙宝护身的修士则是当行被斩成两段。

    “收!”

    血夜轻喝一声,被斩杀的修士血夜纷纷倒流进入血雾当中。血夜在一转身,手掌一会,五道血芒便将身下本血雾笼罩的众修士全部斩杀。

    这些被斩杀的修士,血夜全部融入到了血雾当中。

    斩杀了众人之后,血夜双翅一振,在朝张航追来。

    被血夜一次袭杀便死了接近百人。

    不少修士不敢在战,转身便要离开。

    相比起张航,血魔宗的秘密对于血夜来说更加重要。

    双翅一振,血夜朝南追出。

    张航见状,急忙躲藏在碎石当中打坐调息。

    等的血夜将逃跑的众人斩杀之后,再朝石峰藏身众人追来。

    众人按照老办法一边躲避,一边攻击。

    血夜久战不下,只得再次以巨力斩断石峰。

    双方持续交战一个月时间,修士除了损耗了大量的灵石魔石之外,倒是没有其他。

    而这寒石峰却是几乎被血夜夷为了平地。

    众人能与血夜对抗,全是仗着石峰。

    眼见石峰就要被血夜斩尽。众人随即继续深入极寒之地深处。

    张航心中也是惊诧不已。

    灵魔灵宗凭借人多势众。互相交换歇息。

    所以始终保持最佳状态。

    可血液一人追击众人,而且将整个寒山峰都给毁了。可此刻实力依旧没有减少半点。

    “哼!小小伎俩,且让你们多苟活两日。”

    看着众人逃跑,血夜收拢双翅落在乱石当中。

    “啊!”

    “救我!”

    “饶命啊!”

    片刻时间,只听得一声声惨叫。

    躲在碎石中的修士便被血蟒找到。

    藏身碎石原本已经没了退路。只要被血蟒发现,除了惨叫之外,便没有一点其他办法。

    听得惨叫声响起,张航等人急忙破开碎石钻了出来。

    “等的就是你!”

    见到张航出现,血夜震动双翅,朝着张航便扑了过来。

    “找死!”

    张航大喝一声,左手二指便朝血夜点指。

    知道混沌劫指的厉害,血夜双翅一振,便要避开。

    只见张航嘿嘿一笑,转身施展闪云步便朝极寒之地深处遁去。

    被人戏弄,血夜大怒,一边扩大周身血雾,一边震动双翅朝着张航追来。

    那血雾所过之后,血夜身上放出一条条血蟒,直接将被困血雾的修士洞穿。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