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箓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真龙煞气
    许道随着白骨观主,往洱海仙园所在的地方飞去,他的面色宁静如湖,但是心中已然有惊雷翻滚。

    微眯眼睛,许道瞥着身旁的白骨观主,不知对方现在又在想什么。

    很快,两人便到达了水坞范围的正中央。这一次来到这里,许道并没有感觉周围有道士坐镇,空荡荡的,连阵法都没有。

    但是和前几次相比,他感觉周遭给人的感觉更加压抑,海面平静得像丝绸般,一点波折都没有。

    无需许道或白骨观主开口,捧在他手心的那张淡金色帛书便自行大放光明,跳出他的手掌。

    帛书变大,一扇金灿灿的大门当即从中间打开,露出了内里水墨画般的黑白世界。

    亭台、楼阁、栏杆、断壁残垣,还有三团带有颜色的人形墨团,或坐或立,安静的待在其中。

    白骨观主盘坐在莲台上,双手从膝上拿起,左手拈花朝内作了一揖“见过三位道友,叨扰了。”

    话说完,她便一甩袖子,莲台推动,带着许道往内里飞去。

    再次进入仙园的过程,许道又感觉头晕目眩,双目中仅有金色流光盘旋闪过,一如之前般完全不知自己是如何进入其中的,也不知洱海仙园究竟是否就在海面之下。

    更让他感觉发懵的是,与此前的刹那昏厥不同,此番的头晕目眩之感,竟是持久地出现在他脑中,让他完全无法视物、打量四周,如同醉酒之人一般。

    许道心中急忙闪过念头“这是何故?是道师他们在施法,迷了我的神智?”

    强定心神,他镇压下心中的不安,默念清静篇法诀“人神好清……人心好静……人性澄澈!”

    颗颗符种在他的灵台中闪烁,相继绽放光明,使得他脑中的晕眩感退却不少。

    许道再次瞪大了眼睛观看四周,结果出现在他目中的,并非是以前见过的废墟、也不是亭台楼阁,或者说虽然是,但并非真实的。

    一笔笔或浓或淡的墨痕横列在他的眼中,简单几笔点就勾勒出了亭台楼阁、宫殿砖瓦,一如刚刚未仙园时看到的画面一般。

    他低头俯视自己脚下,发现脚下的骷髅莲台同样是由浓墨淡笔画出的,就连他自己的双足,以及身上穿着的道袍,也都是水墨画的样式。

    旁边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响起“观主不远千里……我等有失招待。”

    “不敢不敢……”

    声音虽然模糊,但许道还是从中分出是不同的人在说话,其中两个主要交谈的,赫然就是金麟道师和白骨观主。

    他再一抬头,便发现周遭正有四团颜色不一的人形面对面盘坐,其色彩,有金有银有月白有光亮,在黑白单调的环境中格外引人注目。

    “是洱海道宫的三位道师和白骨观主!”

    但是许道瞪大的眼睛,但充斥他眼中的依旧是四团彩色的模糊人形,仅有轮廓,完全分辨不出具体的五官。

    就连四个人口中交谈的话,也都是含糊不清,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被风吹过来一样。

    听不太清楚,于是许道一边分心打量起自己。

    他发现处在这种画纸似的环境当中,自个的身上也是黑白分明,不见半点彩色,一如周遭的亭台砖瓦等死物。

    这顿时就让许道心中浮想翩翩“此地究竟是何地?竟如壁画般……莫非只有金丹道师出现在这里,身上才会有黑白之外的颜色?”

    他细细摸索着,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并非仅由黑白二色构成,还有一点土黄色隐隐出现在他的腰上,不仔细观察还观察不到,细微的很!

    许道具体看过去,发现这点土黄色所在的位置是他的下丹田,且其闪烁之间,形体虽然细小,但隐约可见钩状的形态。

    “这是内天地中的敛息玉钩!?”许道心中当即一惊。

    他连忙伸出手,遮挡在了自己的腹部跟前,让这点隐约闪现的土黄被彻底遮盖住,以免暴露了端倪。

    要知道周围的白骨观主等人虽是在对话,但四人的目光不时就会放在许道的身上,也在打量着许道的一举一动。

    遮住身上的黄点之后,许道的心中念头翻滚“敛息玉钩乃是舍诏信物,传言中也是仙园钥匙,如今就算是藏在内天地中,也还是有异象,肯定还有其他的作用。”

    只是自从得罪了雷诏等部族之后,他便一直和道门中的宗族道士交恶,压根没能弄清楚五诏部族的信物究竟有什么用途。

    而且也只是雷诏等部族觊觎他身上的玉钩,金麟道师等人浑不在意,其作用应该也没有达到让金丹觊觎的地步。

    但是不管怎么说,许道还是老老实实的遮住了自己身上的黄点,免得被就在近处谈话的四位道师察觉了。

    白骨观主等人谈话的过程并不短,期间还有股股神识波动着,气氛也不太和平。

    只不过这些和许道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担心四人谈崩、殃及池鱼,眼下也完全无法做些什么。

    其不仅无法做些什么,反而还得继续佯装头昏眼花,免得被对方知道他还保持着清醒。

    虽说如此,在许道处心积虑之下,他摇头晃脑的,也将四周的景象纳入了眼。

    “咦,除了白骨观主和三位道师外,还有东西有色彩!”

    并且有颜色的东西不止一处,仅仅进入许道眼中的便有三处。而且在他的视野尽头,最后一处的色彩似乎不止一点,像是比四个金丹道师的颜色加起来都要大。

    只是此物光亮不足,十分黯淡,一动不动,死物般。

    许道心生好奇,他大着胆子,准备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扭头看去。

    费了一番心思,等许道转过头后,果真如他所想,那团色彩远比他看见的要大得多。只是不等他看清全貌,青紫色的光芒便充斥了他的双眼。

    “嘶、”许道口吸冷气,顿觉双目刺痛,不自觉的就流下泪来,止也止不住。

    不得已,他连忙扭过头,并用手捂住自己的两眼,好让自己不再直视那团色彩。

    许道还感觉有四道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似乎对他的动作有些诧异,好在白骨观主等人只是看一眼就收回了,并未太在意。

    “此物究竟是什么,竟然让我连直视都做不到,是传闻中的仙园本体?”

    当许道准备等泪水止住了,再次尝试扭过头瞅看时,他身旁的谈话声却戛然而止了。

    只见那四团彩色的人影相互作了一揖,其中一道金色人影往图画中一指,其所指之处的图画刹那间由虚变实,波浪翻动,从壁画状态化作了真实的场景。

    亭台涌现,断壁浮出。

    “此地乃是仙园中一处灵气绝佳之地,还望道友不要嫌弃。”

    金色人影所指的,是一处略显陈旧的庭院,连厢房大厅都没有,仅有一处回廊算是最完好。但比起四周的断壁残垣,此处无疑已经算是精致。

    而在金色人影这一指之后,许道眼中的景象都从图画蜕变为了现实,对方的面孔也被他看清,正是此前与他打过照面的金麟道师。

    至于站在金麟道师旁边的两人,则分别是身着月白色的苍老道人,和身着银袍的阴柔道人,前者是众人离开道宫时见过的银凰道师,后者应该是传言中的玉珑道师无疑。

    看清了三人,许道也感觉自己脑中的昏沉消去,他不止双目清晰起来,听觉也变得敏锐。几个眨眼,许道就不需要再默念清静篇功法。

    于是略微犹豫,许道眼中露出恍然之色,他连忙躬下身子,朝着跟前的三位道师呼喊

    “晚辈许道,见过三位道师。”许道一连作揖三次,显得诚惶诚恐的。

    三人盯着他,当中有人说话“嘁!畏畏缩缩,好个没胆色。刚才只是被迷障了几下,居然就双目流泪,一点道宫体统也没有!让白骨道友见笑了。”

    说话这人的语气可算不上好。

    许道听着声音,辨认出是那银凰道师在说话,他在心中暗暗嘀咕,他可是第一次遇见对方,连得罪对方的机会都没有过。

    好在现场还有其他的话声响起

    “我观许道小友虽然修行日短,但修为不俗,心性也没多大问题,刚才不仅是处在迷障中,小友心中也有所担忧,畏惧白骨道友呢。”

    是金麟道师在说好话,对方笑着“这样罢,许道听令。”

    许道来不及多腹诽,赶紧的就拱手。

    “此次你不仅探清消息有功,还请回了白骨道友,功劳甚大,见你立根境界的功行圆满,园中尚有一份真龙煞气充裕,便赐予你凝煞使用,也望你近些日子能多提升修为,助于我道宫御敌!”

    金麟道师顾看向左侧的一人“玉珑道友,你看行否?”

    月白色道袍的老者并未反驳,平淡的点了点头“可。多一分力,吴国便多一分自保之力。”对方轻抬手,虚点了一下许道的袖袍。

    只是说话阴冷的银凰道师并未赞同,而是皱眉说“金麟道友!你这是赏非罚。”

    “不急。”金麟道师伸手制止对方,说到“仅仅失个体统罢了,况且许道小友加入我道宫之前,本就是白骨道友的门下弟子,都是一家人,有何在意的?”

    “便让他先留在白骨道友的身旁,作为小厮伺候着,并用自身的气血继续打磨道友的药丸。若是有不合白骨道友心意的,让道友随意处置便是。”

    三言两语之间,洱海道宫的道师就决定了许道的赏罚和去留,而且轮不到他发言,白骨观主也点头答应后。

    银凰道师见状,最后只是淡淡的补充了一句“若是这小厮不合心意,白骨道友无须在意,尽可以随手打杀了再换一个。”

    话说完后,四个金丹境界的道人又用神识交流一会儿,然后相互拱手作揖,化作流光消失在雾气当中。

    只有许道和白骨观主没有动身,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金麟道师所指庭院上空。

    等人走光了,许道来不及去在意庭院中充沛至极的灵气以及周遭的环境,他捏着手中的一物,心中或喜或悲。

    喜的是此番回到宫中,道师们果真将真龙煞气赐给了他。

    其手中捏着的东西,就是他原准备用作证据的古怪鳞片。

    许道自从回到道宫后,就直接将东西揣在袖中。刚才几个道师仅仅是探出神识,便从中察觉到了东西,然后玉珑道师隔空虚点,直接将鳞片捏成软泥,化作了一方新的令牌。

    而令牌中藏的,正是取用煞气的法子!

    如此轻易的就得到了真龙煞气,许道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他仔细一想,发觉这番能得到煞气,其实一点也不轻松。

    先是伐山破庙,半途又碰上了金丹化身,最后更是身陷囹圄。难以脱离。

    “身陷囹圄啊。”许道心中念叨着,他瞥了旁边的白骨观主一眼,心中喜色顿消。

    其心中所悲就在于此,金麟道师等人虽然赐给了他宝物,但是并未将他从白骨观主的手中解救出去,反而还发配给对方,打死勿论。

    另一边,白骨观主正在自顾自的打量底下,她看了看庭院,又看向周围的雾气,口中说“此地便是洱海仙园么,灵气倒是十分充足,就是不知其他地方又是什么模样。”

    沉吟着,白骨观主驾驭着莲座缓缓降下,落到了庭院。

    其轻弹数指,嗖嗖嗖,三十六瓣的白骨莲座就又拆分出来,化作三十六尊道兵,腾空的腾空、入地的入地,分散在周围。

    嗡!许道刚一跌脚落在地上,便发现周遭气机变动,一朵偌大的白骨莲花虚影已然成形,将整个庭院都笼罩了起来。

    不等他吭一声,旁边的白骨观主又冷淡说“本道尚有秘法要参悟,你且一边呆着,替本道好生磨炼的莲子。”

    话音落下,对方也不入房中,凌空就闭眼打坐起来,视许道为无物。

    瞧见对方这态度,许道不怒反喜,他暗暗呼出一口气,赶紧的就溜到一旁,自己找了个地方待着。

    这时,许道方才有心力打量四周。

    他呼吸着院中浓郁至极的灵气,强行让自己忘掉境况,最后五指攥紧令牌,暗骂到

    “管他娘的,落袋为安,先采了煞气修炼一番。”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