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巨子 > 第571章 身在第几层(下)
    原来如此。

    李凌这才恍然,之前就觉着奇怪,闻铭为何非要强留自己在金陵,毕竟在此番之事上,自己这个扬州知府在报信后便没了用处,留这儿也只是累赘。现在可算明白了,却是对方竟怀疑自己是罗天教的内应,甚至是幕后主使的火长老了。

    在感到闻铭心机之深的同时,李凌心头又是一动,也就是说其实更早之时,闻巡抚就已猜疑那日所杀并非一直在江南布局的罗天教火长老,那他势必会留有后手了……

    同样品咂出滋味来的张行英更是神色骤变“你……”

    “张行英,既然你刚才与我实言相告,那现在本官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你们所不知道的内情。”闻铭嘴角微勾,笑吟吟地盯着对方,“当初你们配合着本官,来了一手弃卒保车确实精妙,一开始连我都被蒙蔽了。毕竟那引蛇出洞的计策就是本官自己所定,甚至为此还被人给怪罪了。”说着,他又扫了眼李凌,让后者脸上一红。

    “但是,不久后,本官便察觉出了其中有着蹊跷。因为此事太顺了,我只拿李凌作饵一引,罗天教就上了当,而且一下就把两个长老都给钓了出来,这实在太不合常理了。倘若你们真如此容易收拾,也不可能为祸天下近百年而依旧存活了。在想明白这一切后,本官就知道这是你们以退为进,蛰伏下来,静等我再出差错的计策而已。那些被牺牲掉的,不过是替死鬼而已。”

    李凌的脸色更是一阵发红,说实在的,那次之后,他虽然心里也曾生出过一丝疑虑,但很快就给忽略了。因为当日之事对他来说确实相当凶险,差点连命都丢掉,所以最后的反转对他来说便是经历生死之后得来,而且死的还是他所知的两个重要人物,就更叫他笃定这便是真相,罗天教在江南的势力已被连根拔起。

    可现在再想,他却又明白了过来。当时之局,自己只是被闻铭利用的棋子而已,身在局中,经历风险那是必然的。而事实上布局与罗天教斗法的是闻巡抚,他却在此番对决中并未经任何凶险,可以说是顺顺当当就把敌人给连根拔起了。一旦代入他的角色,自然就会生出过于顺利的想法来。

    闻铭的话还在继续“既然看破了这一点,本官自然要有所提防,同时免不了想再查,查出那真正对手,掌握了罗天教在江南全部力量的火长老的身份,还有他接下来又会有何阴谋。

    “倘若你们真就因此受挫而老实了,愿意再蛰伏几年,几十年,本官还真拿你们没有办法。不过你们终究没有这样的耐心啊,才几月工夫,就按捺不住,再次出手了。你们以为借大江帮之手袭击漕帮的事情就不会被官府所知吗?

    “本官不怕你们有什么阴谋,就怕你们不动。只要动了,就会有破绽,就有迹可循。这次果然,你们利用大江帮,试图引我金陵大军离开,然后再让早已分批进入金陵的罗天教贼众夺取城池的控制权,甚至把本官都拿捏在手。这一手调虎离山,声东击西的策略确实相当了得,若非本官早有防备,只怕真就要让你们轻易得逞了!”

    “大人的意思是……你,你其实早就看破了他们的阴谋,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李凌这时满脸的惊讶与佩服,这回他对闻铭是真个心服口服了,没有半点的怨怼,哪怕人家这回还是利用了他,却没有了之前的不满。

    因为与闻铭一比,自己实在想得太简单了。倘若换成自己在闻铭的位置上,只怕此时早已进入绝境,再无翻盘可能。现在看起来,自己身在第二层,而罗天教的火长老则在第三层甚至更高,把自己算得死死的,至于闻铭,则在第五层笑看他们的一切算计。唯一不如自己的,就只有早成工具人而不自知的大江帮上下了吧。

    此时李凌心里都有些苦涩了,这是他自穿越而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也是第一次领教到了当世真正的智者翻云覆雨,把所有人都算计其中,随手拿捏的可怕心性。与这样的人物一比,自己这个穿越者,可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所以说,古人与今人相比欠缺的只是几百年的积累,但若论智慧,古人中的佼佼者必然稳压后世的绝大多数。

    在李凌满心感慨,心下折服的当口,在闻铭冲他轻轻点头,表示确实如此的时候,张行英却突然又哈哈笑了起来“闻巡抚啊闻巡抚,这回就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你了,你的临危不惧,你的随机应变,比之我教中许多大人物都要强啊。

    “想不到啊,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妄图用这等谎言来恫吓于我,你觉着这等说辞我会信吗?要知道,现在金陵已被我圣教掌控乃是事实,城中守备空虚也是事实,本该守城的几万精兵被调走更是你一手促成。你居然还敢说什么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面对他的质问,闻铭也笑了起来“要不把金陵守军调走,你们会自己送上门来吗?本官刚刚就说过了,不怕你们再生事端,只怕你们跟沟渠老鼠般地躲起来啊。至于你说的,金陵已在你掌握,城中已无守备之力,只怕是错了。”

    “你什么意思?”强烈的不安情绪倏然而起,张行英身子一震,喝声问道。

    “你还想不明白吗?谁告诉你在把金陵守军调走后,这儿就只剩下那点兵马了?”闻铭笑道。

    “这不可能,就是把各衙的差役,或是城中富户的家奴护卫集中起来,也没多少可用之人……”并不是每个世家都能跟扬州的陆谢两家般被允许蓄养私兵的,作为江南最重要的一座大城,金陵这儿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势力,这一点张行英是完全可以确认的。

    “还没想到吗?”闻铭摇头,就好像很不满意对方的愚钝似的,说着,还看了眼李凌,真就有几分教书的先生在堂上考校学生的意思了。

    李凌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守城的兵马被调走他也是亲眼所见,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人能用来应对今晚之变呢?

    “想想最近金陵城里最重要的是什么事情吧。”身为老师的闻巡抚对两个“学生”的表现很不满意,便又给出了提醒。

    也就这一提醒,李凌已忽地明白了过来“赋税……是各地送钱粮税款入城的官军!”

    对啊,还有这么一些官军在金陵呢,只是因为他们的来意,反倒很容易被人给忽略了。而只要闻铭有心做安排,大可以将他们乔装后留在城中,静候变故发生。毕竟以他巡抚的身份,自可节制江南所有兵马了。

    看着因此而脸色剧变的张行英,闻铭又给出了沉重一击“我知道你刚刚说这么多话,费尽唇舌地解释与劝说本官,为的是拖延时间。因为你很清楚,你带来的这点人手未必能拿下一心想要突围的本官。

    “但你却一定想不到,其实本官也在拖延时间,等着城中乱局平定啊。毕竟,刚才那乱糟糟的,真要杀出去,还是有些危险的。何况,既然能在此将你们一网打尽,又何必再多费手脚呢?你有没有察觉到,周围其实已经静下来了?这就意味着,局势已得到了控制。”

    受这一提醒,李凌再仔细去听,便察觉周围的混乱惊叫什么的果然比刚才要减轻了许多。同样觉察出此点的张行英更是面色发白,但口中还是坚持道“不可能,你这都是谎言,金陵已被我们夺在手中,就连你最后的倚仗流字营,也被我教中好手从内部攻破,那两千人只怕非死即降……”

    “你所谓的罗天教好手可是他们吗?”一个声音突然自后方响起,伴随着呼的一声,一个黑乎乎的圆球状的玩意儿就被人从外头抛投了进来,噗通一声正落在了张行英的面前。

    火光照耀下,那赫然是一颗头颅,头颅上五官分明,双目大睁,直到此时眼中还保留着死前的恐慌和惊诧。而同样的表情也从张行英的脸上呈现了出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首级身份“薛朝……”

    是的,刚刚入城没两个时辰,被他轻易安排进流字营,自以为能借机控制那两千军将的罗天教用毒好手薛朝,此时居然已身首异处!

    而就在所有罗天教徒都因此一变而愣神的当口,外头已响起了一片杀声,火把扬起,数千兵马已如浪潮般涌杀过来,一下就把围住院子的他们给反包围了起来,更有一支兵马如利刃般直插而进,生生劈开了罗天教的阵势,便要护住闻铭等人。

    李凌眼尖,一下就从这支队伍的前头看到了萧定波和若干扬州川字营的兵将,这让他彻底明白,闻巡抚这回是真站在了最高层,把所有人都给算了进去。

    而院中的那些罗天教徒,随着官军杀到,几乎失去了最后那一点勇气,竟没一个敢出手攻击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