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书后我不想宫斗只想咸鱼 > 第二百五十五章他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帝皇
                      内侍在到达武王府时见其大门紧闭内里却灯火通亮,他拜见时吐露了荆州的情况。

    昨夜氐国半夜偷袭,荆州的将领虽然发现后坚持死守却也伤亡惨重,恐怕撑不了多久,眼下城内有武力的百姓都上阵当兵抗住城门不被破开,季玉泽需速速赶去支援。

    季玉泽一身漆黑发亮的盔甲,腰间配着剑,神色凌厉,那甲胄看起来有些大明显不合身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

    “请天使放心,臣定不负陛下所托。”

    氐国早就布置好了,现在不过是佯装强势的猛攻就是为了给季玉泽造势。

    荆州是个繁华的州城,但到底不大,十万精兵在退出边陲之后呈三角形分散在另外的蕲州和瓯洲,调动需兵符,但指挥权却不一定在季玉泽的手中。

    军中也并不都是些鲁莽的汉子,季玉泽若想得到他们的信任,彻底指挥那数万的精兵掌控在手,自然是需要军功和威信。

    氐国要的从来都是一击即中。

    雨下的愈发大起来,雷声轰鸣作响,春初刚萌生的嫩绿芽被雨水打弯了腰,季玉泽率着一队精兵经过那座程蕙心失踪的山时出了神,直到身边的副将提醒他时间紧迫,他才策马而去。

    那队车马化为微不可见的黑点消失在沉沉的暗色之中。

    山间阴冷,峭壁处的洞口之上有一道阴影正朝下望去,直到再也瞧不见才收回眼神。

    程蕙心拢了拢身上的兔毛披风,目光出神,刚才梦里的场景仿佛化作碎片在脑中循环开来。

    战场之上的厮杀、血流成河,妇女被凌虐、老人的尸体倒在肮脏的街道之上,哇哇大哭的孩童,一切都清晰的再现,宛如人间地狱。

    深夜军队顶着雨水前行,那方向是朝北而去,要是她没猜错的话是去荆州。

    程蕙心的猜想在翌日凌云遮来转移她和八公主时得到证实,之前她几次不想再待在悬崖之上但都被凌云遮默默的带走,如今他一过来就是将她们换到昭国南方偏远之外的一处庄子上,足可证明眼下战争打的火热,就连凌云遮这个幕后大佬也不能远程摸鱼,要跟进全过程。

    八公主拿着刚得来的小风车,咯咯的笑着吹,在云散的蔚蓝天色之下天真烂漫、美好又纯然。

    程蕙心面无表情的站在院子里,看着凌云遮交代好一切之后,大步走了过来。

    “我要走了。”

    “你若是想要什么只消说一声让下人们去准备就好,接下来可能会很乱别出门,好好待着。”

    “等我回来。”

    凌云遮眼里仿佛有雄雄火焰在燃烧,那是野心,这一次他离开再回来之后一切都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帝皇。

    程蕙心无比清醒的想着。

    也是,癔毒在她的体质之下早就好的差不多,聿国又全然在他手里掌控着,昭国和氐国都以为是在和聿国皇室合作,其实都像个绑着丝线的木偶,线的另外一头在凌云遮的手里扯着。

    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算计之中,就算是季玉泽的行为也是。

    自凌云遮离开之后程蕙心和八公主又过上了与世无争的生活,这个庄子里到处都是凌云遮的人,外头是越来越乱,可没有一个人能够越过前头的防线进入庄子之类,但同时外头的消息也传传不进来。

    程蕙心掰着指头算,距离凌云遮离开已经四十天了,她一开始的初衷达到了,在大佬的庇护下她并没有收到战争的半点侵袭,可能会咸鱼躺的挺到凌云遮彻底统一的那一天。

    与庄子里的世外桃源不同,昭国之内早就乱了,流民四窜、烽火四起,路上随处可见的尸体和骑着马拿着刀的氐国骑兵。

    在氐国和季玉泽的运作之下,他很轻易的就得到了荆州和旁边二州的将领信任,随后在季玉泽的放水之下氐国的铁骑势如破竹,先是攻破了荆州然后一步步的向京城逼近,所到之处刀起血溅,遍地的尸首。

    昭帝期待的聿国支援军队很快就到了,但他们并不是来帮忙,反而配合着氐国呈两边夹击的趋势,给昭国施加压力。

    昭帝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在朝堂之上险些气昏过去,他没有想到聿君这么无耻,竟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信件里说的好好的,一副利益熏心的样子,结果说倒头就倒头变的比谁都快,但他更没想到的是季玉泽会败的如此之快,这可是连两个月就不到,已连失了八个城池。

    他当初是看好季玉泽的军事才能才会把他派往前线,没想到少年郎就是少年郎,花架子好看,领兵打战那是根本不行。

    就在昭帝焦头烂额的在堂上对朝臣们寻求对策的时候,沉默许久的黄大人出了个注意。

    季玉泽不会领兵打战,其他将领又不像话,那不如再把程国公请出来,由他上前线把局面再打回去。

    不得不说程国公的军事才能那可是得到先帝和武王的证实,要是有他领兵作战说不定还可以挽回。

    担心昭国真的覆灭的朝臣们纷纷同意,希望昭帝尽快下旨恢复程国公的官职和兵权。

    昭帝想都没想的不同意。

    程国公和程家大郎的事就像一根刺扎在他的心里,现在还在和氐国对战、支撑着,他担心要是真给程国公兵权,要是程国公记恨他圈禁自己,领着兵不去打敌人,反攻向京城怎么办。

    毕竟在趁国家混乱之际,杀死皇帝坐上皇位的臣子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昭帝不得不防。

    与其立马死,昭帝还更想再过几天的痛快皇帝日子,不想早死。

    早朝不欢而散,朝臣们也没商量出一个章程来。

    黄大人在退朝之后并没有随着大众出宫,反而去了广明殿。

    昭帝以为他是来劝说的,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就让李忠挡回去。

    黄大人在李忠耳边说了一句话,李忠愣了下,还是进去传话,没过一会昭帝就宣了黄大人进去。

    黄大人才跪下,昭帝就迫不及待道“你说你有办法能够保证国公爷的忠心,是否当真?”

    “自是当真。”

    “臣有一种方法能够保证国公爷会一心一意的替陛下平战,又不会谋权夺位。”

    最后的字眼黄大人说的模糊,神态却是信心十足,一副胸中有谋略的模样。

    昭帝起了兴趣,屏退了下人,叫黄大人上前回话。

    “陛下只需下一道圣旨说是让国公爷戴罪立功,若是国公爷大胜归来爵位自然是再加一等,”黄大人言语轻缓,眼睛却像是淬了毒汁,显得阴狠无比,“若是败了,陛下也有了更好的理由来处理国公爷。”

    “至于让国公爷乖乖听话,只需一枚小药丸即可,陛下赐下圣旨时就以赏赐为名给国公爷吃些秘药,到时国公爷的性命就掌控在陛下的手心里,还不是任由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听话的很。”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