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顺小吏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岑国璋躺在床上,双目看着屋顶。

    我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哪里?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我二十多年的人生,过去做得完美吗?未来还会属于自己吗?

    此时的他,如同一位贤者,再思考着许多宏大的事情。

    樊春花两只小麦色的手臂,环抱着岑国璋。她花黑亮油滑的长发,摊在枕头上,仿佛书法家在宣纸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大哥儿还好吗?”岑国璋终于从贤者思绪中挣脱出来。

    “好着呢!说来也怪,一上了船,他就在甲板上撒欢地跑,长得又壮实,根本不像两三岁的小孩。”

    “那是他从小粮食充足。”岑国璋有气无力地说道。

    “咯咯,”樊春花的右手撑着头,侧躺着看着岑国璋,笑得花枝乱颤。

    岑国璋痴痴地盯着好一会,却有心无力。

    看到他这个样子,樊春花笑得更开心。

    岑国璋只能愤然道,有心回天,无力杀贼!

    樊春花披上一件衫子,说起正事来,“哥哥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他十几岁时冻坏了身体,伤了根本。不仅子嗣不兴,心肺两脉也沉疴难返。看过许多名医,都无药可治。从去年冬天开始,哥哥时时会头昏眼花,心跳加速。”

    “我们东海商会,会众超过十万,鱼龙混杂,有野心有能力的人比比皆是。要是哥哥不幸倒下,我独木难支。”

    岑国璋闻言也直起身子,披了件褂子,坐在樊春花身边。

    “这就是队伍凝聚力建设的问题。像你们东海商会,核心人员不过四五千人,都是跟着岳父和大舅哥打天下的那一拨人。但是靠这四五千人去控制超过十万人,很难。而且这四五千中间,有多少会变呢?也说不好。”

    “那你赶紧给我们出个主意啊。”樊春花一双美目盯着岑国璋说道。

    “我在江州编练乡兵时,就开始组建铁血奋进团。有目的地挑选有能力的可塑之才,吸收进来,重点培养。以崇高的奋斗目标吸引他们,以清晰的行动纲领鼓舞他们,以严明的组织纪律鞭策他们。”

    “铁血奋进团的团员,会被重点培养,有更多的机会成为军官和士官。就算受伤退役,依然是荣誉团员,组织的一员。后来编练楚勇、镇蛮营,人越来越多,我就把铁血奋进团改为青年军人会和铁血军官团。”

    “先从士兵招收有潜质者,培养成为青年军人会会员。再在会员中选拔优秀者,重点培养,成为骨干,吸收入铁血军官团。现在荆楚、黔中以及巴蜀、云岭、南桂的守备军,只要有楚勇、镇蛮营分出去的,都会有这两个组织,在悄无声息地继续发展。”

    听着岑国璋不急不缓的声音,樊春花的眼睛越来越亮。

    “而我带过来的一万楚勇,所有的录事官都是铁血军官团团员,其余军官有八成。而士官有七成,士兵有三成是青年军人会会员。罗人杰、贾知秋奉命前去庐州、寿春招募编练的淮勇,也会如此遵行。”

    听完岑国璋的讲述后,樊春花默然了一会,悠然地说道“只有铁血军官团和青年军人会在,这些军官和士兵都姓岑。”

    “狭隘了。我不是为了编练一只姓岑的私家军,我是要编练一支有理想、有纪律、有凝聚力、有战斗力的新式军队。这也在鞭策着我,如果我忘记初心,偏离了理想,这支军队就可能不会再为我所用。”

    “酸秀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权力容易让人迷花眼,尤其是无上的权力,会让人产生无穷的私欲和野心。我必须从现在开始,为内心深处的野心和私欲套上马嚼子和缰绳。而不是到要控制不住才行动,那样会来不及。”

    樊春花神情复杂地看着岑国璋,右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你啊,心思总是那么叫人难以猜测。”

    岑国璋笑了笑,没有做声。

    “你暗中创办的铁血军官团和青年军人会,是不是暗地里属于明社一部分?”

    “不,是属于明盟一部分。明社是明盟的一部分,它是明面上的。实际上我在荆楚、黔中组织的农会,还有澹然先生带着人,这两三月在淮东组织的盐业、漕运两个产业工会,以及刚才说的铁血军官团和青年军人会,都在暗地里属于明盟。”

    “我明白你的意思,在东海商会组织一个类似的组织,然后也加入你的明盟。”樊春花的眼睛里闪烁难以言明的光彩说道。

    “是的,我建议你们成立一个海运公会,凡是跑海的人都可以加入。一旦发展起来,不仅可以牢牢收拢住东海商会,还能暗地里渗透进其它海商行会里。到时候,大舅哥,你,可以代表海员工会,进入明盟理事会。”

    岑国璋丝毫不掩饰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没安着好心。东海商会虽然姓樊,可以后肯定是你儿子的,你这个当爹的居然也不放过?”

    “我就是知道这点,才提出这个建议。我不想他长大后,想继承他外公和舅舅费尽一生心血创建的东海商会时,还要经历一番厮杀、清洗,搞得元气大伤。”

    樊春花默然了一会,“此事重大,我还要跟哥哥好好商议。”

    “此事不急,你和大舅哥好生合计。还有会里的其它元老和实力派,也好好摸一摸底。”

    “嗯,”樊春花抬起头,看着岑国璋,“你这个害人精,到哪里都招祸。我们收到风,盐帮玄武堂和拜香教淮东分坛勾结在一起,欲行不轨。我和我哥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这个祸精才会招他们痛恨。”

    “玄武堂就是大盐商林佑辅养的一条恶犬。拜香教,知道你来江淮岭东没有好事。捕盗事宜,不就是对付他们嘛。极有可能先下手为强。”

    听了樊春花的一番分析,岑国璋脸色有些凝重。

    “嗯,很有可能。我会小心的。奉旨调过来的一万楚勇,在王审綦的带领下,已经入驻淮安和兴化。罗人杰和贾知秋在东篱师兄帮助下,招募的第一批淮勇五千人,在彭千寿的带领下,入驻了海州,开始编练。我不怕盐帮和拜香教翻了天。”

    “你心里有数就好。你准备去哪里?”

    “我准备经西溪镇赶往江都,去见见皇上新任命的两淮都转盐运使,许大人。”

    “皇帝老儿这是什么意思?一边封你做巡盐御史,叫你配合昱明公整饬盐政,一边又新派了那个许遇仙做都盐使?什么意思?”

    岑国璋嘴巴撇了撇。

    “那些清流词臣们在豫章没捞到功劳,黔中苦远又不想去。现在两淮有大动作,就想着来分润些功劳。至于皇上,应该是怕我们师徒居功自傲、功高震主。所以顺水推舟,安插了一颗钉子进来。”

    说到这里,岑国璋冷笑了几声。

    “只是啊,两淮这潭水,没有那些嘴炮们想得那么简单。盐商,百年来金山银海,暗中养了多少鹰犬,拉拢了多少人脉?真要黑起心来,连我都要再三小心。这些嘴炮们,也没有摸清水深水浅,见到有便宜占,就不管不顾地冲进来,也不怕被淹死。”

    樊春花笑了笑说道“你还是小心点,他要是死了,背锅的还是你和昱明公。那些清流词臣只会把账算在你头上。”

    岑国璋的眼睛微微一眯,“你可真是位奇伟女诸葛。”

    那双眼珠子在滴溜溜地乱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7017k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