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四百零八章 贵门村
                      远处,锣声传荡!

    伴随着一股凶险在快速靠近。

    林默和陈兵都是老手,两人对视一眼,立刻是俯身蹲下,各自做好动手的准备。

    锣声靠近,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打着一个红灯楼,一边敲锣,一边往这边走。

    一股腐臭带着恶意,隔着老远弥漫过来,让人窒息。

    “运气这么差?刚进来就遇到……”

    林默嘟囔了一句。

    反正,不远处那个高大的人影很不好惹,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那感觉比屠夫似乎都要强很多。

    就在这个时候,高大的人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慢慢的扭头,传来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听的人牙痒痒。

    林默和陈兵暗道不妙。

    好像是被发现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鸡鸣声,高大人影身子一震,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快速离去。

    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哪儿来的鸡叫?”

    林默感觉刚进来,就遇到了怪事。

    且不说那个高大的人影究竟是什么东西,就说鸡鸣声,来的就非常突兀和怪物。这地方这么恐怖,哪来的鸡?况且就算是有鸡,现在这里昏暗无比,也没有天亮,那鸡叫个什么劲?

    陈兵也是眉头紧锁,显然想不通。

    乌鸦探查有一个弱点。

    那就是只能观察,无法听到这里面的声音,所以就算是有鸡叫声,乌鸦也不可能听到。

    “这地方不安全,先离开这儿!”陈兵可以肯定,刚才那个高大的人影发现了他们两个,如果不是突然传来鸡叫声,那东西已经过来了。

    所以肯定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万一那东西杀个回马枪就不好了。

    林默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立刻向前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村庄。

    村庄入口有一个木牌坊,上面没写字,只是挂着两个红灯楼,看上去挺喜庆。

    林默对灯笼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例如他曾经在绿园小区见过的灯笼怪,那是真的恐怖;还有就是民间艺人袭文君,非常擅长做人皮灯笼,林默那也是印象深刻。

    总之吧,只要他碰到灯笼,感觉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林默和陈兵两人这个时候听到了水流声,还有砰砰的拍打声。

    两人顺着声音往前,穿过了木牌坊,就看到前面低洼的地方,有一条小河。小河也就是一丈多宽,此刻有一个妇人正在河边洗衣服,就是用那种木头棒槌,一下一下的捶打混合了皂角的衣物。

    一开始还以为这里是世外桃源,结果发现,这妇人捶打的不是什么衣服,而是一张人皮。

    这一边洗,还一边嘟囔“孩子他爹,你这衣裳我给你洗的干干净净,瞧瞧,多干净,到时候你可别说没给你洗干净……”

    林默感觉,这一张人皮是不是就是‘孩子他爹’。

    就在这个时候,那妇人似乎感觉有人看她,立刻是抬头,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的林默和陈兵。

    一下子六目相对,妇人问了一句“看你们生面孔,外乡来的吧?”

    林默和陈兵都是点了点头。

    应对梦魇的一个技巧就是,如果对方在演戏的画,那对方如果不戳破继续演,那你也别戳破,应该配合。

    因为有的时候,这些梦魇实际上并不是在演戏。

    对于它们来说,可能你经历的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情,在它们眼中就是再正常不过,如果拆穿,它们可能会直接翻脸。

    “我们两个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了!”陈兵这回答显然属于教科书里说的那种。

    林默记得总局的教材里就有。

    前置问题就是,如果遇到梦魇问你是从哪儿来的,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可以用这一句话来回答。

    “你们要去哪儿啊?”妇人又问,这个时候看她,如果不是对方手里那一张人皮,看上去的确就和普通的村妇一样。

    皮肤暗黄粗糙,体魄强健,说话的嗓门不小。

    “我们去贵门村!”这时候林默接上话,开始胡诌“我们听说村中木匠手艺不错,想找他打个家具。”

    当然,林默也不算是胡诌。

    他刚才和陈兵都看出来了,从木牌坊的样式,还有这妇人的穿着,应该是一百多年前的样式了。

    那这里,曾经存在过,不过是在一百年前。那个时候的村庄,基本上都会有一些特定行业的人。

    至少木匠和屠夫每一个村子基本都有。

    这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

    而且林默算是观察细微,刚才的木牌坊做工不错,前面还有木桥,这村子里十有有木匠。

    所以这么说,绝对不会引起怀疑。

    陈兵都暗地里给林默竖大拇指,觉得林默对答的相当好。

    “你们要找张木匠啊,不过你们来的不是时候,他家里出事儿了,最近啊,估摸都不会出工了。”

    林默刚才也只是胡诌,没想到还触发了‘隐藏剧情’。

    反正现在只能顺着这个诡异的村妇说。

    所以林默一脸好奇的问“张木匠家里出什么事儿?我们不知道啊。”

    林默这么一问,村妇的表情立刻是精彩了起来,显然无论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这一类人都喜欢看笑话,聊八卦。

    当下这个村妇拎着棒槌和人皮走过来,小声道“我告诉你们啊,张木匠那婆娘偷汉子,刚被浸了猪笼,她偷的那个汉子,昨天刚被乱棍打死。你说说,张木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能给你们出工吗?”

    近距离下,可以看到村妇脸上的皮肉都腐烂了,一说话,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偏偏林默和陈兵都得忍着,不能表现出来。

    “居然有这个事儿?”林默一脸惊奇。

    “可不是,张木匠那婆娘平日里看上去端端庄庄的,没想到也是一个骚骨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说,你们来的不是时候。”

    “那没关系,我们去问问,毕竟大老远来了,总不能连人都没见着就回去,是吧。”林默露出一脸惊讶和惋惜,不得不说,这演技是可以的。

    换做陈兵,就绝对演不了那么真。

    “说的在理儿,那你们去吧,不过可别提刚才我说的那个事儿,就算是说漏嘴,也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张木匠那个人,别看平日里老实,狠起来,敢杀人哩。”村妇说完,重新回到河边,继续捶打那一张人皮。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她的脖子后面,插着一把刀。

    “孩儿他爹,我一定给你洗的干干净净……”

    搞定!

    林默和陈兵对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村子。

    从村口河边洗衣服的村妇身上大概就能看出来一些这里的端倪,村妇似乎并不记得他们已经死了。

    或者说,不知道这里是噩梦世界。

    感觉上,像是执念梦魇,根据少部分特定的记忆重复特定的事情,当然具体如何,还得进村子继续探查一下。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