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断崖渡江 > 第二百零九章 伤不重
    

    显然不只姚妃感觉到了荆舒的变化,周皇、诚王亦是如此。

    与此同时,三人心中都猛然惊醒不好,忘了这茬。

    知道甘若怡和荆舒关系的人不多,但在场的三人显然都知之甚深。姚妃刚刚情急之下,嘴边的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等反应归来时,话已出口,为时已晚。

    这个时候,诚王只能率先出来打圆场,他也是最合适的人“姚妃对四皇子关心则乱,说出这种话肯定不是有意的,相国大人千万不要误会,勿因此非出于本意的话而生气。”说着话,还悄悄拽了拽荆舒的衣袖,提醒他不要再继续释放威压,毕竟当着周皇的面,有失君臣之礼。

    周皇亦出言训斥姚妃“以后莫说那些让朕与爱卿失合之言,荆爱卿这些年为大周操碎了心,唯一的爱子也是年纪轻轻便为国捐躯,作为皇室之人,说是受其恩惠,也不为过。这样的话从你嘴中说出,实在可恶。”

    周皇说的这些,显然已经是很重的话了,姚妃听后亦是脸色惨白,受到惊吓不小。

    姚妃自己心中知道,她说出这句话,并不只是气急了,口不择言。而是对荆相的不满由来已久。

    姚妃的兄长年轻时和荆相交好,更是对荆舒有过救命之恩,后来兄长英年早逝,荆舒也慢慢权势愈来愈重,甚至做到了大周官员的顶点。

    姚妃本想借着荆舒和自家兄长的交情,拉拢荆舒为自己的皇儿站位,甚至还有过想让李凌拜荆舒为师之举。可这其中,一次次都是热脸相奉,却又一次次被冷眼婉拒。尤其是上次临安诗会,姚妃不惜抬出早逝兄长之名。恳请荆舒亲自出面为李凌撑场面,全了四皇子的好名声。

    可到最后,荆舒虽口上答应,但事到临头,却依然没有现身,只是派了一位六品的翰林学士出面,甚至后来对搅乱了李凌亲自主持的临安盛会的吕溯游,器重异常。这些种种,积压在心里许久的怨气,在今日这个时刻,又是在看到李凌的惨状和荆舒的依然冷漠的言语时。

    再也压不住的,说出了那句心里不满许久的话。

    她本不打算后悔这么说,但她却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大周朝堂上,除了周皇以外,权势最重的人。甚至从某些方面来看,其对朝堂的作用更甚于周皇。

    若真是因为这次的事惹恼了他,她的凌儿本就艰难的历程,将会更加艰难,甚至再也看不到希望。

    想到这里,她的恐惧便压过了气愤,急忙顺着诚王的话说道“左相大人勿要怪罪,都是我气急了,口不择言,都是我的错。”

    这句自责的话,不可谓不重。作为周皇后宫中大权在握的妃子;多年来最受宠信的妃子;又为周皇生了两个皇子的妃子。

    能放低姿态说这样的话,无论其内心如何想,但颜面已经给的很足了。

    荆舒要是还揪着此事不放,那便就是真有僭越之嫌了。

    “娘娘,老臣已经无后了,留下的唯一的孙女也去修那天宗的无情之道,追求那虚无缈缈的天地大道。这些,老臣心里本是不愿的,但耐不住怡儿愿意,老臣也就由着她去了。

    若真是吕小子能将怡儿拖进红尘,不去修那天宗的无情道,即便是他多娶两房,又能如何?我的颜面比起怡儿能真的开心的过好这一生,又算得了什么?

    即便以后真的如此,但娘娘却不该以如此心思,诋毁我家怡儿。娘娘是主,老臣是臣子,但老臣那唯一的孩儿,不容诋毁,无论是谁,老臣真的会拼命的。&bsp&bsp”

    姚妃脸色急变,尤其在看到荆舒那鹰隼一般择人而噬的眼睛时,一股子心底升起的恐惧瞬间填满全身,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害怕,她甚至能感觉到,自今日起,她的凌儿距离那个位子愈来愈远了。

    周皇也是在听到这些话后,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和荆舒君臣和睦,这么多年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荆舒这么郑重,这么的愤怒。

    诚王心里长叹哎!荆相为人,看似温和,实则刚硬之极,这次姚妃算是把荆相得罪惨了。不过也好,这女人这些年在宫内搞风搞雨,如今手甚至都伸向了朝堂,借着姚家和自己兄长留下的一些荫泽,为了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搞出了多少事?

    荆相看似没帮过她,可是碍于和姚家那位的交情,暗地里为她压下了多少事?这些事别人不知,自己岂会不知?这个女人一直觉得荆相不近人情,疏远姚家。却不知,这些年要不是有荆相在,就以她们做下的那一件件蠢事,她那位还在屋里被救治的孩儿,恐怕都不知被朝中诸公们攻讦多少次了。

    就在姚妃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缓和这段关系时,一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来人正是刚刚一直在四皇子身边伺候的小太监。

    小太监的脸上满是喜色,来到近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嗦的说道“陛下,娘娘,殿下他醒了,伍太医也说殿下无碍了,可以和陛下、娘娘说话了。”

    周皇和姚妃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急忙越过小太监,向着四皇子的屋子奔去。

    刚到门口,便迎面遇上收拾完药箱准备离开的伍太医。

    姚妃立即急声问道“凌儿如何了?”

    伍太医将药箱的肩带往肩膀上窜了窜,接着一手夹着药箱,一手扶着肩带,动作略显别扭的弯腰行了一礼,说道“陛下、娘娘,四皇子本就是修行中人,气血旺盛,一些普通的毒药而已,就算是没有服下解毒丹,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相较之下,倒是那一刀带来的外伤比毒药的侵害更大一些,毕竟伤了皮肉,流了不少血。”

    诚王老远听见伍太医的话,脸上表情略显怪异。

    “伍太医这是要离开么?殿下只是清醒了而已,万一又有什么状况,该怎么办?”姚妃略显不悦。

    伍太医没有回答姚妃的话,而是又躬身向周皇一礼“陛下,我是陛下钦点,为九皇子调理身体的御医,今日来此,已是僭越了九皇子。如今九皇子身体还未恢复,上次中蛊之后的身体还未将养过来,身边离不开人。四皇子现在已无大碍,只要按时敷药即可,臣会知会太医院,派人及时给四皇子换药。现在,臣得立即赶回去,免得九皇子那里有什么状况。”

    姚妃听完这些,气的眼睛直冒火,但她又不得不压下心中火气,太医院中,除了令正济方海,便属这位伍太医医术最好。虽然此人脾气怪异,但此时有求于他,姚妃也只能生生咽下这口气。

    周皇听到四皇子无碍,又听闻九皇子身体还在调养,现在又想起上次之事,有些嫌恶的向屋内看了一眼,问道“小九的身体还得麻烦伍太医多多费心,既然这里已经无大碍了,你就赶紧回宫吧,免得小九身边没人看着,让我担心。”

    “陛下,伍太医走了,凌儿这里怎么办?毕竟这边府上的医师,医术比之伍太医相差太远。”姚妃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不愿意伍太医离开。

    “伍太医不是都说了么?凌儿已无大碍,况且太医院事后也会再派人来为凌儿换药,救治之事,我们不懂,还是听伍太医的。”周皇摆摆手,让伍太医赶紧离开。

    姚妃心里一急,手便不自主的抓住了伍太医的药箱“可是陛下,若是凌儿在太医院人还没来的这个当口出了事,那该怎么办?”

    话一出口,伍太医先急了“娘娘此话何意?是信不过臣的医术么?四皇子的伤,又是中毒又是刀伤,听着吓人,但在臣看来,便是临安成里药房坐堂的寻常大夫,也能手到擒来,这里府上的医师手段也是相当不俗,就算是太医院,也可进得。说的难听点,四皇子的伤,他来诊治也算得上大材小用了?之前这府中的侍卫便阻拦医师为四皇子诊治,若不是四皇子的伤不重,非得被这些人害死不可。”

    “怎么回事?为何不让府中医师诊治?”周皇脸上寒光一闪,看向跪在院子里的侍卫。

    姚妃急忙回道“陛下,这也怨不得他们?出了这么大的事,凌儿又中了毒,他们怀疑张氏的毒药来自医师那里,不让他诊治,也是为凌儿的安全着想,情有可原。”

    “嗯!”周皇脸色稍霁,觉得这种说法倒也还说的过去。

    哪知伍太医却听后,瞬间气炸了一般,“这是什么混账逻辑,若真是那医师给的毒药,怎会如此不济?那种毒药,即便是寻常人喝了,也无大碍,最多只是昏睡几天罢了,更何况四皇子这种修行中人?

    况且能在这府中坐镇的医师,那都是身家清白之人,哪里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若都真如他们这般想,中了毒,首先怀疑的便是医师,那上次九皇子出了事,岂不是臣就是那第一个被怀疑之人?如此行事,要医师何用?这次也幸亏四皇子的伤不重,若真是重伤的话,怕是等我赶来,已经来不及了。到那时候,这些人才是害了四皇子的罪魁祸首。”

    远处的诚王、荆相,和跪了满地的侍卫,都看向气急败坏的伍太医,都觉得这位真是无理搅三分,虽说侍卫们这样做是有些不妥,但真是遇到这样的事,小心一些总没有错。伍太医这般说,太极端了些。

    不过,荆舒和诚王却也听到了另一层意思四皇子的伤不重。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