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传闻 四

    迄今为止,血道人查到的,是一个名为蓝印梅的组织,在散布关于岳德文的实力传闻。

    而现在,他则开始调查这个蓝印梅,来历是什么。

    嘭!

    刹那间,他和这突袭女子正面交手,对掌一击。

    只是这一次,来人的力量完全超越了九品,达到了超品层次。

    一击之下,女子倒飞出去,从原先撞进来的墙体破洞又飞了出去。

    “你好大的胆子!!!有些事,能不知道的,知道了也得装不知。”破庙内,又是一个老者声音缓缓响起。“贫道倒想知道,区区一点事,知道了又能如何?”血道人微微笑目光向右侧。

    那里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名弯腰驼背,身着铜钱花纹元外袍的瘦小老者。

    不止如此,血道人的身后,那刚还交流谈话的两个镖师,此时已经面色发黑,倒在地上气息全无。

    而他们身边,正一样站着一双目银白的年轻公子。

    嘭!

    之前被打出去的魁梧女子,再度跳回破庙。

    三个人影,完美将血道人包在中间,动弹不得。

    “三位,你们该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血道人隐隐感觉不对劲了。

    中了他那么一掌,那女子居然一身什么伤也没,就算是灵络,也不该如此。

    最关键的,他没从这三人身上,感应到任何鲜血。

    人也好,拜神也好,都应该有血。

    可眼下这三人,身上居然没血?

    “要怪,就怪你发现得太多了。”三人中的老者忽然低沉开口。

    唰!

    同一时间,三道人影一起扑上。

    没有丝毫犹豫。

    两道人影全身轰然爆开,大片灵线横扫爆炸,宛如两朵银色莲花。

    血道人根本没料到他们才开始就出此绝杀,当场被灵线喷洒穿刺,打中身体。

    噗噗噗噗!!!!

    他身上的御敌先机根本无法预料这等招数,当场被轰炸个正着。

    情急之下,他开启终式,体型急速膨胀变大。

    同时血莲展开。

    但可惜,还是慢了点。

    那瘦小老者在血道人被突袭的瞬间,一跃而起,宛如猿猴拿棍,从腰间取下一根烟杆,重重点向血道人的额头眉心。

    噗!

    烟杆穿透终式展开浮现的血雾,重重落在一条水桶粗壮的暗红手臂上。

    一声巨响,两人身形模糊,闪电般交错在一起。

    出手如狂风暴雨,眨眼便是数十招打出。

    咔嚓。

    夜空中雷电划过,照亮整个破庙一瞬。

    巨大的碰撞轰鸣声,持续了数分钟。

    终于戛然而止,彻底停息了下来。

    庙宇内,神像倒塌在地,粉碎成为数十块。

    血道人同样倒在地上,额头被打出个拳头的大小血洞。

    他艰难抬起手,想要抓握住什么,但很快便无力的垂落而下。

    “这都是命。”老者一条手臂没了,面如金纸,极其难看。

    他手里的烟杆也早就断成几节,掉在地上东一处西一处

    同为宗师,伏击血道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但还好,他顺利完成了教内的断尾任务。

    “苍老在上,万灵归墟,这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宗师高手!!简直差点要了我老命。”老者长长吐了口气。

    对方速度太快了,其鲜血还有着某种腐蚀性的剧毒,极其难缠。

    还好的是他最后

    棋高一筹。

    “道主不会,放过你的!!!!”地上的血道人抬起头,满脸血水仿佛不要钱一样往外流淌。

    他挣扎着,想要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

    “道主?嘿,管你乱七八糟什么主,招惹了我蓝印梅,还想全身而退?等着被灭门吧!!”老头不屑的拍拍裤子,走过去,就要彻底了结对方。

    忽地他脚步一顿,眼中瞳孔一缩,迅速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死死盯着血道人所在位置。

    “什么鬼东西!!?”

    他发誓,自己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还是从未见过此时这般诡异之事。

    明明那血道人已经被自己重创头部,就差最后一击,就能彻底杀死。

    但就这一击,老头却双脚发紧,根本不敢往前靠近。

    他死死盯着血道人的胸膛。

    那里的衣袍早已自己掀开。

    不是血道人伸手去掀开,而是衣袍内部,伸出的一只小手,从里到外,掀开道袍。

    很快,一个深棕色的小木偶,缓缓从道袍里钻了出来,站在血道人头顺一侧的地面。

    那木偶双手双脚俱全,若不细看,还真和寻常活人没什么区别。

    其面孔用血红线条画了眼睛,口鼻,双耳。看上去有种粗扩诡异的童趣。

    “蓝印梅,背后是灵飞教么?”木偶小人抬起头,血色眼睛直视瘦小老头。

    “死!”老头心头发毛,猛地出手一掷,顿时将手中残余的烟杆部分,狠狠砸出,正中木偶身体。

    嘭的一声。

    木偶小人身首分离,大半身体炸开。

    “那么,流言是真的了?”

    诡异的是,就算只剩下半边脑袋,那木偶小儿居然还在嘴巴蠕动,发出声音。

    血红的双眼依旧盯着老头。

    一股无法形容的诡异感涌上心头,老头忽然心中一阵恍惚。

    “是真的。”他迷迷糊糊出声回答。

    “接下来,你们总部在哪?灵飞教高层在哪?”木偶小人继续开口。

    声音时快时慢,时高时低,时远时近,极其怪异。

    “总部,在一个所有人都无法接触的地方。”老头眼神中的神光渐渐晦暗,转为空洞。

    “具体的地名是什么?”木偶小人问。

    “地名是……”

    老头张开嘴,就要出最后的答案。

    嘭!

    突然一声爆响,他整个人从内往外,如同气球一般,瞬间炸开。

    灵线如雨点般照射到周围,将地面墙体天顶,全部打穿。

    而地上躺着血道人和木偶也不例外,一样中招。

    瞬息间整个破庙一下垮塌,银线爆射飞出,远远在另一处落下,汇聚成老头新的身躯。

    他眼神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再度看向破庙,有如见鬼一般,惊恐的转身就跑。

    远在数千里外的,巫山愿女峡内。

    人仙洞内。

    张荣方眼前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联系断了。

    “果然是灵飞教。”他睁开双目,轻轻叹息。

    “什么灵飞教?”白鳞在脑海里出声问。

    “没什么。”张荣方没有多说。

    这一个月里,他虽然一直在闭关,但实际上也在不断通过木人跟随外派的诸多血裔,调查情况。

    这种特殊方法结合起来,完美的达到了远距离通讯的效果。

    而现在,终于找到结果了。

    还好的是,最后血道人虽被重创,但也趁他使用对人生物心灵控

    制这项能力时,悄悄捏碎玉佩,吸收其中的一点始祖精血,加速恢复了身上的创伤。

    否则就算之前不死,最后一下,也必死无疑。

    张荣方沉默的盘坐着,听着白鳞在脑海里碎碎念,却没有对其回复。

    他在思索。

    如果岳师真的随时可能出现危险,那他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直接冲到大都去找人?然后告诉师傅赶紧躲起来活命?

    或者自己冲出去找灵飞教,找其余所有大教盟敌人厮杀?

    现在的自己,神佛之下应该没问题,首更在但神佛之上残神还好,那些记录在案的大灵明神,到底打不打得过,得试试才知。

    而最后,那个老头嘴里所说的,灵飞教的总部,在一个所有人都无法接触到的地方。

    这让张荣方不自觉的想到了一处。

    太渊!!

    太渊包含了神佛们的太虚,和遗忘深渊。

    如果真的灵飞教总部就在那里,还真没可能被普通人找到。

    “还有两个月,要是能再快点再快点,就好了!!”张荣方心中隐隐急躁起来。

    现在能够确定的是,岳师的情况很可能是真的。

    按照调查得到消息,灵飞教很可能在等岳师出事的节点。

    而岳师,则试图在自己爆发前,先找到灵飞教,出手将其碾压击毁。

    最后的胜者,就看是岳师先找到灵飞教总部,还是灵飞教拖到岳师出事。

    “白鳞。”张荣方深吸一口气,出声问,“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加快身体吸收养分么?”

    他此时此刻,无比迫切的希望能加快积攒属性的速度。

    “加快吸收养分?”白鳞懵懵的,不知道啥意思。

    “进食越快,恢复力也越快,不是吗?如果我能用类似金蟾功的方法,加快吸收食物的速度,就能找到实力突破的新点。对吧?”张荣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是这个理。”白鳞想了想,“要不,你多长几张嘴?”

    “怎么可能,食物真正吸收不是靠的嘴,而是靠肠胃。”张荣方无奈道。

    “我们全身上下都可以进食,灵线一伸,就能吸食脑髓,没这么多限制。”白鳞回答。

    “说起来,我都快忘了,食物到底是什么滋味了……”她开始惆怅起来。

    “如果……多加几个肠胃呢?是否可以加快进食吸收?”张荣方突发奇想。

    “恐怕不行,宗师层次的身体结构都已经到了相互配合,极其完美的地步。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贸然增加身体内脏结构,会导致你瞬间跌落宗师。”白鳞回道。

    “是吗?”张荣方眯起双目,脑海里飞速运转。

    食物的本质是营养能量。

    既然身体构造不能改,那么…提升现有的消化系统吸收效率呢?

    既然别人能创出金蟾功,他为何不能创出属于自己的特殊武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