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八二章人可以倒霉到什么地步?

第一八二章人可以倒霉到什么地步?

    人吃胖绝对不是一顿饭就能吃胖的,那是之前吃过的数百上千顿饭持续滋养造成的。

    云初家从一文不名渐渐变成长安城里站得住脚的家庭,也是通过一口口的吃利益,最后肥成这个样子的。

    在大唐,每个人拼的都不是个人的实力,而是家族的底蕴,所以说,大唐这个本身脱胎于门阀的时代里,每个人都想着如何增加家族本身的实力。

    那些没有家族的个人,则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以他的姓氏命名的家族的创始人。

    在这场属于新人的战斗中,云初算是走在了前边。

    裴行俭,薛仁贵尽管也非常的努力,别看他们的官职比云初高,但是呢,论到底蕴他们跟云初相去甚远。

    有时候啊,这种战斗的胜负其实是属于玄学的,就像云初随便花点钱就能买回来原来的大唐平原郡公的儿子刘昭。

    说起来肥九的过去真的好惨。

    他爹夏州都督刘兰喜欢与异人交往,有一天,长社人许绚会读谶文,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纸谶文,辨认之后对刘兰说:天下有长年者,都说刘将军会成为天下之主。

    刘兰跟着太宗皇帝征战多年,哪里肯信这样的东西,随即一笑了之。

    可是肥九当年正是二十余岁,心高气傲,风华正茂的时候,听了这件事之后就高兴地对他父亲刘兰说:谶书说海北出天子,咱们家就住在北海。

    这本是父子间的一场笑谈,却偏偏被他的朋友鄠县县尉游文芝给听到了。

    三个月后。

    鄠县尉游文芝贪渎杀人的罪行事发,被判处秋决。

    游文芝为了让自己免死。就使劲的攀诬,最后就把夏州都督刘兰跟儿子之间的笑谈话供了出去。

    可怜的刘兰在听闻这件事情之后,就放跑了儿子,遣散了家人,自己与老妻引颈就戮。

    谁知道来查办他家案子的人是右骁卫大将军丘行恭,丘行恭为了向皇帝表达忠心,就把刘兰的心肝煮一煮给吃掉了。

    肥九没办法,就东躲西藏,可是不管他怎么隐藏,总有朋友告发他的藏身之地,于是肥九身边的人,手里的钱就逐渐散尽。

    贫病交加的肥九,准备在临死前去看看自己才娶过门半个月就遭遇这场大灾祸的老婆。

    却被崔氏族人羞辱一番之后,还给告发了,幸好他的老婆崔氏派丫鬟提前发出警告,还把首饰都给了他,希望他能跑的远远地,谁都不要相信,坚持活下去。

    于是肥九就继续开始了自己逃亡的生活,逃亡的过程很苦,肥九死性不改的找到了一位昔日的好友,希望能得到故旧的庇护,结果又被卖了。

    幸好这一次他长了一个心眼,故意给好友报错了自己的住址,结果在看到衙役们准确的找到了他给朋友报的地址,这才明白妻子崔氏给他的警告。

    羞愧至极的肥九为了完成妻子要他活下去的嘱托,就把自己的脸放进油锅,再往油锅里洒水,用飞溅的油花把自己的脸炸了一遍。

    结果,这一炸,就炸上瘾头来了,一想到自己的胡言乱语害的老爹的心肝被丘行恭给吃了,就悔恨至极,随即把自己的脸再炸一遍。

    一想到自己辜负了妻子的嘱托,羞愧之下,就把自己的脸再次放进油锅复炸一遍。

    最后炸的莫说别人不认识,就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了。

    他本想变卖老婆给他留下的那些首饰,在父母的荒坟附近买一块地,盖两间房子,就这么把一辈子过完算了。

    结果因为长得太丑,被地主跟中人合伙给欺骗了,不仅仅拿走了他的钱,还剥光他的衣衫,披上一件破麻衣把他当成奴隶送进了修德坊卖钱。

    他几次都想寻死,每一次都被奴隶贩子给救回来,每救回来一次就殴打他一次。

    就在他心如死灰的时候,突然听奴隶贩子说崔夫人明天来购买看家的奴隶了,原本只买官家的奴隶,可惜官家的奴隶没有看上的,就来看他家的奴隶,要所有的奴隶都拿出最好的精气神出来,让崔夫人挑选。

    原本心如死灰的肥九在听了崔夫人三个字之后,就精神一振,希望能被崔夫人看上,卖身进入崔氏。

    他对这个世界已经别无所求,只求能卖身进入崔氏,在暗中看一眼这世上唯一还把他当人看的老婆,最好能成为老婆的奴隶,这样就能一辈子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活得好,就心满意足了。

    为此他在寒风中跪拜了一夜,只求上苍能够允许他完成这最后的执念。

    一个满腹经纶一个身手不差的世家公子,想要在一群奴隶中脱颖而出实在是太容易了。

    加上崔氏本就是一个识货的,在看到肥九表现出来的能力之后,自然不会以貌取人,一个家奴而已,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于是在肥九内心的哀嚎声中,他就成了云氏的家仆,跟崔氏根本就不搭界。

    听着肥九的诉说,云初夹在筷子上的猪头肉掉了,都一无所知。

    半晌,才回过神来道:「你是我见过,听过的人中间,最倒霉的一个」

    肥九点点头笑道:「所以说,人不能只想着上天,当你想着上天的时候,其实是距离地狱冥府最近的时候」

    云初又道:「怪不得啊,你来家里的时候,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门子,除过上差时间,天天不是喝酒就昏睡,幸好差事办的不错,说话也好听。

    这才在云氏留了下来,自从我弄残了丘神绩,你好像就变得有用起来了。

    在我弄死丘行恭全家之后,你就变得有大用处了。

    原来是我帮你报了血海深仇啊」

    肥九点点头道:「人之机遇真的是鬼神难测,我都没想到,在我最倒霉的时候,遇见了你,然后全都是我心心念念的好事了」

    云初举杯跟肥九碰一下酒碗道:「你都倒霉成那个样子了,再倒霉还能倒霉到什么地步呢?

    可不遇见的全都是好事了吗?」

    肥九喝一口酒道:「永徽二年进入云氏至今,我杀了六个人」

    云初平静的喝着酒道:「这是大丈夫行径」

    肥九瞅着云初道:「你就不问问我杀的是谁吗?」

    云初抬头想了一下道:「贩卖你的奴隶贩子」

    坑害你的中人,跟地主」

    还有那个你最后信任的朋友」

    肥九眨巴着眼睛瞅着云初道:「你知道?」

    云初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知道你的性格跟为人,奴隶贩子跟中人,地主不说,这三人必须死,至于为什么是你最后信任的那个朋友呢,是因为,那个时候追捕你的风潮其实已经过去的差不多了,只要你再隐藏个一半年的,就再也无人追问你的下落了。

    我是万年县的县令,曾经签发过数不清的海捕文书,当然知晓有用的时间段有多长。

    至于为什么没有杀最初出卖你的那些人,说句大实话,你去找人家庇护你,就是给人家找麻烦呢」

    肥九点点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

    云初挤挤眼睛道:「说说,你是怎么跟你老婆联系上的?」

    肥九喝一口酒,用筷子在门房的方桌上打着节拍轻声唱道:「十里平湖霜满天,岁岁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肥九把这首歌唱的相思入骨,云初呆滞了良久才低声道:「很耳熟啊」

    肥九轻声道:「侯爷陪伴夫人去城外为夫人阿爷,阿娘上坟归来的时候,夫人心情不好,侯爷就给夫人讲述了一个鬼跟人间书生相爱的故事,说到动情处还唱了这首相思入骨的曲子。

    夫人听了曲子,就跟侯爷嬉闹说这是无稽之谈。

    可是坐在车辕上赶车的我,却听得泣不成声,侯爷当时还笑话我来着」

    云初端起酒碗跟肥九碰一下大笑道:「怎么,心有所感吗?」

    肥九端起酒碗一口抽干道:「其实我就是那只鬼,我夫人才该是那个叫做宁采臣的书生。

    我将这首诗写在一幅我绘制的画上,落款为玉鬼,那幅画与我当年在新婚夜给我夫人绘制的闺房画一模一样,都是她身着罗衣坐在镜前梳头的模样。

    我把画交给了铜板,让他将这幅画悬挂在书店最显眼的位置上,除过崔氏人来买,否则不卖。

    我夫人平生最喜收集各种新奇的书本,她迟早会在铜板那个长安城最大的书店里看到这幅画的。

    「两个月前这幅画就被我夫人的丫鬟给买走了,然后我夫人每隔五天,都会在那个时间段准时来到铜板家的书店」

    云初听完肥九说的这个凄美的故事,抬头瞅着肥九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连连摆手道:「就算是老神仙,也没有办法把你这张坑坑洼洼还满是麻子的脸复原」

    肥九毫不在意的喝一口酒道:「我都自称是鬼了,那里还会舍得给我夫人添堵」

    「我就觉得她在云家当教书先生,才是她最好的归宿,而我也能天天看着她」

    「侯爷,你说这样美不美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v148.com
无弹窗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cv148.com